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2009-11-24 18:14:0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 杨东平 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创始人和理事长、自然之友理事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创始人和院长,现为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曾任CCTV《实话实说》总策划、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总策划。本文摘自杨东平于11月6日和11月8日发布的博客日志blog.sina.com.cn/yangdongping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合影。左起:友成企业家基金会丘晴晴,NPI研究中心吕朝,万通公益基金会徐晓东,心平公益基金会伍松,友成企业家基金会甘东宇,仁爱慈善基金会林起泰、李莲,国际美慈组织陈一梅,南都公益基金会徐永光,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杨平,北京华夏经济社会研究中心饶锦兴,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杨东平。

       10月25-11月5日,我作为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代表,随徐永光带队的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到美国参观学习,在波士顿、纽约、旧金山三地走访了约20余家不同的基金会组织和研究机构,饱览了美国慈善公益事业的绚丽秋色。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在哈佛大学豪泽研究中心学习

       与过去的观感相比,大家感到无论摩天大楼、机场、地铁、高速公路、立交桥、超市、汽车等等,中美之间在城市建设、公共设施方面曾经令人瞠目的巨大差距已明显改变。虽然老牌帝国主义的富庶强盛仍触目可见,但此番我们所强烈感受的,是在这一现实背后的另一种制度安排——强大的慈善公益事业所体现的“软实力”。不少团员用“震撼”一词表达了这种感受。

       美国历史悠久而强劲的捐赠文化,在世界各国首屈一指,其背后是美洲新移民自助自治的精神和基督教文化的传统。2008年,美国全国慈善捐赠款额为3076.5亿美元,占GDP的2.2%。与中国的情况完全不同,慈善捐赠的主体并非企业,而是公民个人。全国的捐赠构成中,来自个人的占75%,遗产捐赠7%(两项合计,来自个人的达82%);来自独立基金会的占13%,来自企业基金会的占5%。以家庭为单位的统计,个人所捐赠的资金相当于其年收入的2%,而且这一比例在不同阶层的分布基本相同!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哈佛大学校园:哈佛先生塑像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夕阳下的哈佛校园。这所600年历史的古老大学,仅大一学生可住校内。

慈善基金会在公民的社会参与中占有核心地位。2007年,美国共有7.5万家拨款型为主的基金会,其中3/5是1989年以后成立的,仅2007年新成立的基金会即达2170个。这既是由于社会财富的快速增加,也是由于盖茨、巴菲特等社会明星的带动,所产生的巨大示范效应。

美国的基金会包括独立基金会、家族基金会、企业基金会、社区基金会等类型。独立基金会90%为资助型的;家族基金会约占基金会总数的一半,捐款数额也占一半;企业基金会2500个,支出占基金会的10%;社区基金会700余个,数量占1%,资金占10%。2008年,美国各类基金会捐赠的金额达456亿元。

发达的基金会和强劲的资金支持,催生出活跃的NPO(非营利组织),而政府也通过向NPO大量购买服务的方式改善公共服务和福利。美国第三部门(政府、企业之外的社会组织)的年度支出约一万亿美元,占GDP的8%,提供了全国10%的工作岗位。可见,美国社会的强大稳固,不仅源自经济、军事和科技的力量,而且来自活跃、发达、多样化的社会组织所构建的一个能力十分强大的“大社会”,成为在政府和企业之外,有效地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促进社会变革和创新的重要力量。这是过去比较为我们忽视的一个事实。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作为对比,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过去是由政府垄断的,只有一些“公募基金会”。2004年国务院颁发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向社会开放非公募基金会,打开了非公募基金会发展的闸门,至2008年底,全国共有634家非公募基金会。就在我们出访前夕,传来新华都实业集团陈发树捐出83亿元有价证券,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的消息,成为新的佐证。来自个人的达82%);来自独立基金会的占13%,来自企业基金会的占5%。以家庭为单位的统计,个人所捐赠的资金相当于其年收入的2%,而且这一比例在不同阶层的分布基本相同! 哈佛大学校园:哈佛先生塑像 夕阳下的哈佛校园。这所600年历史的古老校园,仅为大一学生居住。 慈善基金会在公民的社会参与中占有核心地位。2007年,美国共有7.5万家拨款型为主的基金会,其中35是1989年以后成立的,仅2007年新成立的基金会即达2170个。这既是由于社会财富的快速增加,也是由于盖茨、巴菲特等社会明星的带动,所产生的巨大示范效应。 美国的基金会包括独立基金会、家族基金会、企业基金会、社区基金会等类型。独立基金会90%为资助型的;家族基金会约占基金会总数的一半,捐款数额也占一半;企业基金会2500个,支出占基金会的10%;社区基金会700余个,数量占1%,资金占10%。2008年,美国各类基金会捐赠的金额达456亿元。 发达的基金会和强劲的资金支持,催生出活跃的NPO(非营利组织),而政府也通过向NPO大量购买服务的方式改善公共服务和福利。美国第三部门(政府、企业之外的社会组织)的年度支出约一万亿美元,占GDP的8%,提供了全国10%的工作岗位。可见,美国社会的强大稳固,不仅源自经济、军事和科技的力量,而且来自活跃、发达、多样化的社会组织所构建的一个能力十分强大的“大社会”,成为在政府和企业之

在哈佛大学教工俱乐部举行的欢迎酒会上,南都基金会秘书长徐永光称美国的基金会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中国只有短短五年。他放言三十年后,中国一定会成为继美国之后位居第二的基金会和公益慈善事业大国!有前三十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奇迹,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前景。中国有“一叶知秋”之说,五年来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的小小一叶,也可以说是“一叶知春”。

 

·以上为杨东平访美印象之一:国家强大的力量

·以下为杨东平访美印象之二:新慈善vs老慈善

 

位于纽约42街旁的福特基金会大楼,一如美国大多数的楼宇那样典雅高大、气派不凡。其独特之处,底层为花园庭院,整个建筑为中空结构,内外所有墙壁全部使用玻璃墙,使得每一间办公室都通体透明,对应了公益机构公开性、透明度的理念。我们戏言,万通也应在北京建一所“透明度”大楼,供各个基金会所用。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福特基金会的办公楼内部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在福特办公室座谈

福特基金会副会长Marta Tellado 女士介绍了基金会的理念,她一开始就谈到了近来公益慈善界关于两种模式之争。伴随近年来新兴基金会的大量涌现——以硅谷高科技背景的基金会为代表,出现了对传统基金会及其工作模式的挑战,所谓的“新慈善、老慈善”之争。扶危济困的救济型被视为老模式;新模式或者说公益事业发展的新特点,包括在资金募集、组织、机制和活动方式上出新,例如使用网络手段、企业管理的技术、经验等等,并且发育出“风险慈善”(我国通常称为“公益创投”)、“社会企业”等新的公益形态;但最关键的,是对慈善公益的功能和使命的新认识:促进社会创新。

       事实上,美国的慈善基金会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和多样化的发展,除了在教育、健康卫生、环境保护等领域传统的救济、服务型的项目,已经越来越多地进入社会创新的领域,即根据存在的社会问题,寻找解决办法,包括公民权益、社会经济正义、公共政策、国际发展等等。研究者解释说,因为政府财政经费必须对公众负责,只能做正确的、经典的事;而商业资金则要对企业和董事会负责。基金会于是成为具有自由品质的社会创新的“研发机构”,“因为法律只规定它要做正当的事,并未规定正当的事业必须是成功的”。因此,新基金会更敢于承担风险,更多地支持做创新的、冒险的事,包括长期支持一个机构,“因为寻找社会问题的根本原因,需要时间”。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纽约一瞥

杨东平: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访美印象(上) - 心平气和 - 心平·公益的故事

       纽约街头

       但Tellado 认为“新老模式”之争是一个伪命题。已有75年历史的福特基金会可能会被视为是一辆“老爷车”;但他们在社会创新方面是做得最早和最着力的。目前,正着眼于未来10-15年的社会发展,重新考虑定位和发展战略,尝试新的模式,支持新的组织和新的人,寻求更大的影响力和可持续性。

       作为一个注脚,今年5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拨款5000万美元成立一社会创新基金,以政府身份发掘和投资创新型、结果导向的慈善项目,并由前谷歌高管索纳尔·沙阿掌管新设立的“白宫社会创新与公民参与办公室”(The White House Office of Social Innovation and Civic Participation)。这一举措是前所未有的,显示了美国政府对社会创新的特别重视,使社会组织感到鼓舞。但对于政府机构能否真的有效地领导社会创新,他们似并不乐观。因为在这一领域,政府似乎更需要学习。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