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转]2009中国非公募基金会赴美参访团总结报告  

2009-12-11 17:43:4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平按] 本文是由北京华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饶锦兴草拟,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徐永光负责修改。报告写得非常好,有兴趣了解和学习美国非营利部门的现状和经验,或者关注中国慈善公益事业发展前景的人士均可参考。 

       为加强中外基金会的国际交流,促进非公募基金会的能力建设,应国际美慈组织的邀请,部分中国非公募基金会的高层负责人于2009年10日25日至11月5日赴美考察访问美国私人基金会和慈善事业。参访团成员主要包括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团长)、国际美慈组织中国主任陈一梅(副团长)、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执行干事长杨平、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甘东宇、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社会创新中心负责人丘晴晴、心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伍松、北京市万通基金会理事长徐晓东、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杨东平、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理事长李莲、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林启泰;两家支持性机构的负责人北京华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饶锦兴和上海NPI公益组织发展中心主任吕朝也一同参访;哈佛大学亚洲中心顾问盖思南先生陪同考察。

在美期间,参访团先后访问考察了以下城市和机构或家庭:

(一)波士顿(10月26日-28日):

1、哈佛大学豪泽非营利组织研究中心 The Hauser Center for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at Harvard University

2、基金会项目  The Philanthropic Initiative

3、国际美慈组织 Mercy Corps

4、Ellen Remmer与Chris Remmer

(二)纽约( 10月28日-31日):

1、希奈戈研究所 Synergos Institute

2、福特基金会 The Ford Foundation

3、基金会中心 The Foundation Center

4、斯塔尔基金会 The Starr Foundation

5、慈善纽约组织 Philanthropy New York

6、国际美慈组织行动中心 Mercy Corps Action Center

(三)旧金山 (11月1日-3日)

1、Packard基金会  David and Lucile Packard Foundation

2、硅谷社区基金会  Silicon Valley Community Foundation

3、亚洲基金会  The Asia Foundation

4、赠与亚洲  Give2Asia

5、1990学社  The 1990 Institute 

邀请单位国际美慈组织对这次参访团的接待安排非常细致周到,参访团成员所到之处得到各机构的热情接待,并就美国私人基金会和慈善事业发展情况作了全景式的访问考察与研讨交流。在此,参访团成员对国际美慈组织以及各参访单位再次深表谢意!

回国后,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组委会组织了专场汇报会,参访团成员对这次美国之行一致感受深刻,徐永光团长称之为“取经之旅”、“创新之旅”,也是“和谐之旅”,大家感触很深,收获很大,纷纷表示愿意继续为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健康发展尽心尽力!

总结各参访团成员的心得体会,我们认为以下几方面值得与中国非公募基金会的同行们共同分享: 

一、美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状况与特点 

美国历史悠久而强劲的捐赠文化,在世界各国首屈一指,其背后是美洲新移民自助自治的精神和基督教文化的传统。2008年,美国全国的慈善捐赠总额是3076.5亿美元,占GDP的2.2%。慈善捐赠的主体是个人,在全国的捐赠构成当中,来自个人捐赠占75%,来自于遗产捐赠占7%,两项合计达到了82%。来自独立基金会的占13%,来自企业及企业基金会的占5%。以家庭为单位的统计,个人所捐赠的资金相当于其年收入的2%,而且这一比例在不同阶层的分布基本相同!

美国的基金会共有7.5万家,在公民的社会参与中占有核心地位,包括独立基金会、项目运作基金会、公司基金会、社区基金会等类型。其中3/5是1989年以后成立的,仅2007年新成立的基金会即达2170个。这既是由于社会财富的快速增加,也是由于盖茨、巴菲特等社会明星的带动,所产生的巨大示范效应。美国基金会中心2007年数据库显示:在各类基金会当中,独立基金会数量占89%、资产总额占83%、接受到的捐款占67%、拨出捐款占72%;项目运作型基金会数量占7%、资产总额占6%、接受到的捐款占11%、拨出捐款占8%;公司基金会数量占3%、资产总额占3%、接受到的捐款占9%、拨出捐款占10%;社区基金会数量占1%、资产总额占8%、接受到的捐款占13%、拨出捐款占10%。全年各类基金会捐赠总额达456亿元。

除了美国的民间捐赠,还有政府购买服务,以及非营利组织的服务收入,年度支出大概在一万亿美元,占GDP的8%,提供全国10%的工作岗位。强劲的捐赠支持和发达的基金会,催生出活跃在政府部门、营利部门(企业、公司)之外的非营利部门(公共慈善机构、私人基金会、教会等)。正如甘东宇秘书长所说,基金会在美国社会里起到了非常强大而重要的作用,堪称美国公民社会的发动机。杨东平理事长在“访美印象”博客中也写道:与过去的观感相比,大家感到无论摩天大楼、机场、地铁、高速公路、立交桥、超市、汽车等等,中美之间在城市建设、公共设施方面曾经令人瞠目的巨大差距已明显改变。虽然老牌帝国主义的富庶强盛仍触目可见,但此番我们所强烈感受的,是在这一现实背后的另一种制度安排——强大的慈善公益事业所体现的“软实力”。美国的强大稳固,不仅源自经济、军事和科技的力量,而且来自活跃、发达、多样化的社会组织所构建的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大社会”,成为在政府和企业之外,有效地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促进社会变革和创新的重要力量。这是过去较为我们忽视的一个事实。杨平干事长在关于美国慈善事业的观察与思考的文章中也发出感叹要“重新认识美国”,他认为美国社会存在一个庞大的非营利部门,是美国社会稳定运行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完善的慈善立法和税收制度、完备的约束机制和服务体系是美国慈善事业发展的重要保障 

美国慈善事业发达的原因,除了独特的历史传统和慈善文化外,还与其完善的慈善立法和税收减免政策密不可分。美国没有专门的和独立的关于慈善的法律,有关慈善的规定和条款散见于宪法、税法、公司法、雇佣法等联邦和州的法律法规中。各种相关的法律、法规不仅仅促进了慈善事业的发展,而且激励了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的个人和组织,因为这些法律、法规通过减免税收的方式保证了捐赠者的经济利益,同时规范着慈善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的活动,以确保其资金用于公益事业。正如杨平干事长在文章中提到的,美国非营利部门形成一套比较完备的法律制度,由此诱导社会资源流向公益领域。

美国是较早给慈善以税收优惠的国家,美国税法通过免税、所得税豁免、捐赠减税等各种各样的税收优惠激励慈善事业的发展。以其税前扣除的政策来说,机构捐赠可以获得15%的税前抵扣;如果是个人捐赠的话,现金部分捐赠给公众募款机构,可以有50%的税前扣除;如果捐赠给基金会,有20%的税前扣除;如果是捐赠证券,有30%的税前扣除;如果是个人遗产的全部捐赠,有100%的税前扣除。这样一套适合不同类型的捐赠资金的诱导性的税收优惠政策条款,引诱资源向社会领域流动。在此过程中,税法实际上也通过设立各种免税标准以实现机会的平等和资源的再分配,维护社会公平。与此同时,税务局还通过要求慈善机构提供年度报告信息、审计慈善机构的财务和经营状况、对违规慈善机构进行处罚等方式监督慈善组织的运作。

美国还有一套保障慈善组织良性运行的约束机制,主要体现在政府对慈善机构的界定及其财务活动的监督上。据有关资料显示,在美国,对慈善组织的监管主要分为两个层次:一是政府的立法和监督,即基金会的成立、免税、审查监管都有一整套的法律规定,一经成立,其资产就具有公共性质,国税局、州检察长办公室等政府部门依法进行监管;二是社会上关心慈善组织运作的其他非政府组织的评估,如美国慈善信息局就是一个很有影响的民间非营利机构,它制定了衡量基金会好坏的九条标准,每年四次公布对全国几百家基金会的测评结果,具有较高的权威性。

基金会的支持研究和服务性的机构也比较多。如哈佛大学豪泽非营利组织研究中心、基金会中心、纽约慈善组织等提供有关慈善事业和基金会的专门研究、信息服务、人员培训等服务,从积极方面为慈善组织的良性运行提供了保障。正如杨平干事长所说,美国慈善事业作为一个产业链已相当完整。它们在充分竞争的前提下已形成合理的行业分工,组织形态相当发达。从类型看,有研究型组织,有行动型组织,有支持型组织,有网络型组织,有公益投资理财型组织。围绕公益事业的方方面面,从资金捐赠来源到善款支出,从扶持NPO组织成长到信息咨询服务,从个别行动到区域或全国性网络,每一种非营利事业需要的组织形态,都在充分竞争中逐渐发育成熟。比照中国刚刚破土的非营利事业,美国这方面的成熟度令人印象深刻。 

三、创新理念引领美国慈善事业发展新趋势 

正如徐永光团长所说,在美国,公益创新之声不绝于耳,创新之风扑面而来,让人感到非常的激动和惊讶!比如说在美国波士顿,专门有一个给非营利组织贷款的机构,就是无息贷款,三年还清,每个季度都要还钱,学的是孟加拉国尤诺斯的模式。他们的创新观念、观点,几乎是源自同样的理论。就是说,作为社会创新,政府、市场和民间非营利组织都有责任,但是市场的创新也在制造社会问题;政府也是重要的创新主体,但是政府创新一般是要瞻前顾后的,往往愿意投入相对保险的项目,而不愿意拿公共财政去冒风险。美国有一句流行语,基金会是社会创新的发动机!因为基金会的钱,是自主的、独立的,就应该承担社会创新的风险投入,把一些事情做成功,对于社会的进步作用非常大。有人说,中国的基金会,特别是非公募基金会,要避免美国的基金会走过的只给穷人大把施舍的弯路,而应该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社会创新来解决社会问题。

在典雅高大、建筑设计风格独特的福特基金会大楼里,福特基金会副会长Marta Tellado 女士曾介绍了基金会的理念,她一开始就谈到了公益慈善界关于新、旧两种模式的讨论。伴随近年来新兴基金会的大量涌现——以硅谷高科技背景的基金会为代表,出现了对传统基金会及其工作模式的挑战,所谓的“新慈善、老慈善”之争。扶危济困的救济型被视为老模式;新模式或者说公益事业发展的新特点,包括在资金募集、组织、机制和活动方式上出新,例如使用网络手段、企业管理的技术、经验等等,并且发育出“风险慈善”(我国通常称为“公益创投”)、“社会企业”等新的公益形态;但最关键的是,对慈善公益的功能和使命的新认识:促进社会创新。但Tellado 认为“新、老模式”之争是一个伪命题。已有75年历史的福特基金会可能会被视为是一辆“老爷车”;但他们在社会创新方面是做得最早和最着力的。目前,正着眼于未来10-15年的社会发展,重新考虑定位和发展战略,尝试新的模式,支持新的组织和新的人,寻求更大的影响力和可持续性。

事实上,正如杨东平理事长分析的那样,美国的慈善基金会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和多样化的发展,除了在教育、健康卫生、环境保护等领域传统的救济、服务型的项目,已经越来越多地进入社会创新的领域,即根据存在的社会问题,寻找解决办法,包括公民权益、社会经济正义、公共政策、国际发展等等。研究者解释说,因为政府财政经费必须对公众负责,只能做正确的、经典的事;而商业资金则要对企业和董事会负责。基金会于是成为具有自由品质的社会创新的“研发机构”,“因为法律只规定它要做正当的事,并未规定正当的事业必须是成功的”。因此,新基金会更敢于承担风险,更多地支持做创新的、冒险的事,包括长期支持一个机构,这是“因为寻找社会问题的根本原因,需要时间”。

作为一个注脚,今年5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拨款5000万美元成立一社会创新基金,以政府身份发掘和投资创新型、结果导向的慈善项目,并由前谷歌高管索纳尔·沙阿掌管新设立的“白宫社会创新与公民参与办公室”(The White House Office of Social Innovation and Civic Participation)。这一举措是前所未有的,显示了美国政府对社会创新的特别重视,使社会组织感到鼓舞。但对于政府机构能否真的有效地领导社会创新,他们似并不乐观。因为在这一领域,政府似乎更需要学习。

谈到硅谷社区基金会的创新模式,徐永光团长和甘东宇秘书长都说“大开眼界”。硅谷基金会现在有资产15亿,只有9%属于硅谷基金会自己的资产,就是说有91%来自于几百家家庭基金会,有41个公司基金会,还有个人捐赠的基金。社区基金会为这些基金承担哪些责任呢?第一,要承担资产的增值,他们有一个非常强的投资管理的专业团队。第二,对于资金的投向提供咨询,包括帮助基金进行一些投资项目的管理。基金会收其中1.5%的的服务费,他们一年的服务收入1700万美元,有90%来自于基金服务费的收入。它看上去象是一家“慈善资产管理咨询服务公司”,完全一种公司化的服务,把那些零散的几百个小的基金会的财产集合在一起,解决了小的基金会在资产管理上缺乏专业力量、信息不对称、缺乏管理能力等等弱点。它在这里是集大成,高密度的管理人才,高效率的管理。这些资产分散在各个基金会,他们的管理经费起码要10%,甚至20%,要找一些专业人员,你得付很多的钱。这样的一种创新,有可能代表着慈善资产管理的方向,因为它是专业化的、高效率的,大大减少慈善资产使用当中的无秩序和浪费。 

四、在学习借鉴美国经验的过程中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慈善事业发展道路 

徐永光先生预言,中国的经济改革30年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这是大家当初想象不到的。未来的30年,中国的非公募基金会的发展速度,也会是大家预想不到的。中国富人层出来才有20年,但是就出现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来做基金会,令人振奋。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加强行业自律,防止出现行业大发展,大混乱的不利局面。参访团回国后的11月10日下午,第二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组委会召集了部分参访团成员、部分非公募基金会和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召开了“中国非公募基金会高层访美考察团汇报会”,国际美慈组织CEO尼尔森先生也出席了会议。参访团成员分别在会上介绍了访美观感,大家一致认为,我们需要在不断学习美国慈善事业发展经验的同时,积极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慈善事业发展道路。

发起创办中国的基金会中心,是参访团达成的共识。这一共识与公募基金会行业自律行动殊途同归,也是5.12汶川地震以后公众对基金会信息透明的强烈需求,符合政府提出的“完善民间组织自律机制”的要求。基金会中心的设立将遵循行业自律、自治、自我规范、自我服务的原则。通过基金会行业的自律行动,为中国PNO的发展创造行业规范、政府信任、公众放心的良好局面。

11月26日,由公募基金会发起的NPO行业自律行动指导委员会在南京召开会议,指导委员中国扶贫基金会何道峰(首任轮值主席)、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顾晓今(轮值主席)、爱德基金会秘书长、北京NPO信息中心创办人商玉生、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徐永光和中国人民大学NPO研究所所长康晓光出席、北京大学NPO 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金锦萍列席会议。三家公募基金会同意与非公募基金会一起联合发起基金会中心,并将其作为下一步行业自律行动的重要目标来推动。

福特基金会中国办事处首席代表费约翰先生表示将对基金会中心的设立提供支持。希望该项目的开发继续得到盖思南先生和美国同行的支持和帮助。对于参访团秘书长饶锦兴关于中美基金会交流常态化的提议,参访团成员均表赞许,具体方案将在协调大家的意见后再提出。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 徐永光 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1989年创建“希望工程”,潜心中国NPO事业20年,南都基金会实施的旨在改善农民工子女成长环境的“新公民计划”,被誉为徐永光的第二个希望工程。

[注2] 饶锦兴 北京华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及创办人,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组委会秘书长,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

心平气和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6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