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转]网易对话德国慈善团体:我们没指望回报  

2010-01-10 22:57:4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平按] 在南京的外国人来了又走,而德国人朱莉娅(Julia Guesten)和她的“普方协会”一直留在这里。这个教育慈善协会已经默默运转了近10年,资助了超过500名苏北地区的贫困学生。但这一切却源于一段悲伤的回忆——2000年,德国人普方(Jürgen Pfrang)一家被四个入室抢劫的苏北青年杀害,四个青年随后被判决死刑。
为了纪念朋友,朱莉娅和其他德国人设立了普方协会,他们相信,如果四个青年有能力自己去挣钱,就不会行窃了;良好的教育能避免更多的“普方悲剧”。朱莉娅说,其实大部分受资助的孩子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做这件事不是为了让他们感谢我们,我们没有期望过什么回报。”

 

Q1:得知普方一家被杀害,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们当时很震惊。当我第一次听说时,我认为不是真的。但它千真万确,我们整个世界观,人生观都改变了,那种突然失去家庭的感觉,很让人震惊。很无助,不敢相信……各种感觉纠缠在一起。你知道,那四个男孩当场就被抓获了,我还去看了在南京的开庭审理。很难说我的感受,当然会愤怒。

Q2:你觉得,为什么这个悲剧是会发生?

你可以说是社会问题,但这也是个世界性问题,贫富人群之间的差异很不公平。当然,我们基本上都认为,如果这四个青年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有合适的工作,就不会破门行窃。他们只想要钱,他们觉得一些人很有钱,所以才行窃。但我不清楚具体这些年轻人的身份背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Q3:你怎么看普方的母亲希望免除凶手死刑?

我不知道最后这位母亲是否真的原谅了他们,但她不想法庭判处死刑,这并不意味着她原谅了凶手。在德国一些人是反对死刑的。社会不接受对凶手实行这样的处罚。我想这才是缘由。她是想让凶手获得应有的处罚,而不是死刑。

Q4:不少人认为,杀人犯获得死刑是罪有应得的。

德国人是不认同死刑的。我个人觉得任何人,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都没有权利杀害他人,没有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我不觉得这种措施有效,你可以看看其他国家,美国也有死刑,但从数据上看不出它的作用优势。我并不同情这四个年轻人,因为他们罪孽深重。但我觉得四个人,甚至是八个人的生命被浪费了。只需要把他们关押起来,不让其与社会接触,不再危害社会就可以了。

Q5:成立普方协会的初衷是什么?

第一是我们当时感觉很无助,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在南京,外国人群体不停在变化,人们来到这几年,然后就走了。或许10年后,在南京的外国群体就不知道这个家庭了,这是一种纪念他们的方式。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想对社会尽一己之力。我们觉得教育或许是最好的方式之一,可以给人们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为自己的人生做些什么。如果有能力自己去挣钱,就不会行窃了。

Q6:受资助孩子的命运发生了多大的改变?

这只是个很小的项目,对我们资助过的孩子的确产生了很大影响,会帮到他们很多,但对于整个社会,我们只起到很微弱的作用。我们资助的孩子都很有学习热情,他们都很用功,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帮助,他们能了解到其它的价值观,能受到好的教育。

Q7:到现在,多少苏北的孩子得到了你们的资助?

超过500名。我们主要提供助学金,供他们解决住宿,购买一些学习用品。这些年也办一些其它项目,比如我们向某些地区提供些沼气和太阳能热水器,这些孩子就能用热水和沼气来做饭了。10年前我们是资助他们完成9年义务教育。3年前,政府开始承担义务教育的费用,我们就调整成只资助中学生,住宿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大支出。

Q8:孩子们对你们有什么反馈?

我们有时会收到他们的贺卡,但大部分的孩子不知道我们是谁。很多孩子只是知道有个协会,但不知其为何物。所以我们去看望他们,给他们我们的名片,他们就会照着地址给我们写信。但基本上我们跟他们没有什么直接接触,也没有这个必要。做这件事不是为了让他们感谢我们,只是想帮助他们。我们没有期望过什么回报。

Q9:你们怎么选择资助对象?

我们会询问当地行政部门,哪些家庭需要帮助。大多数情况是孩子父母有一方或去世或患有重病,有一些还是跟祖父母一起生活的孤儿。大部分孩子的家庭都在苦难边缘挣扎。我们给每个孩子都建立了档案,每年我们都有记录卡,检查孩子学习状况。如果学生不去上课或成绩不及格,我们就不会继续资助他们了。资助对象一旦不勤奋学习,我们就会把钱给其他孩子。

Q10:被资助的机会对那些孩子意味着什么?

很难说,我刚开始接触这些孩子们的时候,他们多数人都非常努力勤奋的学习,都知道这个机会能改变他们的人生。但困难也很大,因为他们前面要奋斗的路还很长,要勤奋一生是很困难的。我希望所有人都努力能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尤其在那些幸运与不幸并存的社会中。幸运的人应该去帮助那些不幸者。

Q11:被资助的孩子了解你们“帮助别人”的理念吗?

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知道我们的理念,但受到资助的孩子们很感恩。我不知道社会上的人理不理解我们的初衷,我当然希望他们了解,但即使他们不了解我还是会这么做的。这10年、20年来,中国发展了很多变化,许多人找不到途径、也没可能帮助他人,因为他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他们自己,这很正常。所以我认为社会财富要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可以,这是个学习过程,我不认为是中国人性格的问题。转变已经开始了,现在中国有很多像普方协会这样的组织,这些是需要进一步发展的。

Q12:普通人做慈善最普遍的是捐钱,这真的有效吗?

很尖锐的问题。我觉得捐助是个很好的开始,有些人没什么时间去做其他,所以捐助是个很好的开始,但他们需要关心一下钱捐给了何人。当我捐钱给慈善协会的时候,我会了解我的钱是否真正给了需要的人,因为有些钱是被这些组织拿走了,他们需要行政支出。所以要知道钱是否实现了其目的,而不是用于行政开销,这很重要。

Q13:普方协会和其他慈善团体有何不同?

我们的协会很小,只有149个学生,或许这是最大的不同。但我们控制机制很好。很多大型的慈善团体经常不知道钱捐去了何处而我们就很清楚如何控制,这点我是很有信心的。我们知道资金的流向,不会被他人转走,这很重要。

Q14:德国怎么应对贫富差距带来的社会矛盾?

德国有很强大的社会保障网络,这意味着政府维系社会保障体系的运转,关照需要帮助的人。此外,还有非常健全的医疗保障体系。教会也在德国的慈善活动方面起了相当的作用。在德国,或许贫富差距没有那么明显。不过大多数德国人还是非常愿意向财富较少的人伸出援手。在这个问题上,我是这样教我的孩子的: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口并没有机会出生在良好的环境中,许多人连最基本的温饱都得不到。你们的幸运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所以要有社会责任感,要尽其所能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注:原文转自“网易新闻另一面”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2Q9L/Pfrang100108.html

心平气和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