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袁天鹏:以“罗伯特议事规则”五问雷梦佳事件  

2010-12-29 10:57:12|  分类: 漏网之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不小心就搞错的民主 之 以“罗伯特议事规则”五问雷梦佳事件

 袁天鹏   2010-5-9


四月份以来,河南孟津县初一女生雷梦佳自杀事件引起强烈关注。雷梦佳与同年级另一个班的同学打架,班主任老师让学生自主管理,发动全班同学投票,决定是让她留下学习还是请家长将其带走家庭教育一周。在得知自己被大部分同学投票赶走后,该少女留下遗言,投渠自杀。 

这个事件在我看来,满眼都是对民主和法治的误解、错位和滥用。结合“罗伯特议事规则”,我归纳了该事件的五大问题。

 

问题一、凭什么本班同学来管这件事儿?

她去外面班跟人家打架,她本班的同学们凭什么处罚她?

有人说这个问题简单啊,这不就跟她去外面跟人家打架,她爸妈要处罚她一样嘛。

问题是,恰恰不一样。她爸妈是法定监护人,他们之间有监护关系,以及由此关系引发的权利和义务。还有,无论按照法律,还是按照惯例来理解,学生在学校的时候,与学校和老师构成临时的监护关系。所以老师或学校来管这个事儿也算师出有名。

本班同学来管这件事儿,凭什么?按照班主任周老师的说法,“班上有规定,对犯错误的同学,学生要民主评议。”

好,这个是问题的一个关键。因为要“自我管理”,所以班上有“规定”了,根据这个“规定”,学生犯了错误,就要跟本班同学发生关系了,这个关系是“民主评议”。

问题是,这是谁“规”的“定”?如果是“自我管理”,那么其中的规则就不能是某个权威的“规定”,而必须是班集体每个人共同参与、按“罗伯特议事规则”[1]制定的具体的“契约”──那就是“章程”。有吗?不可能有。中国成年人世界的章程都差不多只是一张做做样子的废纸。没有这样“有正当性的章程”,学生们只是“被自我管理”。可能压根儿学生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有什么权利啊?有什么义务啊?可能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啊?统统没有预期。就拱手“被”让出了自己的权利。

初中生对于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开始有概念了,但是还有待教育和训练。尝试“自我管理”不是不可以,但要先从“管事儿”开始练,共同决策一些集体的公共事务,例如班费怎么花、办什么活动、怎么办等等。要避免“管人”──民主规则中“管人”的规则是非常复杂的,因为民主在这一层面上已经跟“法治”融合,其根本的诉求是要保护每个人的权利,可实际操作中,我们习惯的管人方法通常都具备极高的“侵害个人权利”的危险性。没办法,历史的原因,我们的权利意识都还不强,得练。

如果有这样的“正当章程”并且其中有类似的规定,那么至少她的同班同学们在这个事儿上说得上话了。可也只是说得上话而已,至于说什么样的话,那可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问题二,凭什么停课?

“停课”是对受义务教育权利的一种剥夺。不见得绝对不可以剥夺,但谁有这个权力?依据又是什么?处罚有很多中,可以公开批评啊、记过什么的,凭什么可以直接上升到“停课”?

上学是学生的权利,而且是相当根本的权利,是受《义务教育法》保护的。(其实教育法没说清楚,只说不能“开除”,没说能不能“停课”──但我决定这样推断。)班集体有没有剥夺的权利?我看没有,而且就算有了前面说的“正当章程”,也没用。换句话说,章程不能违法,章程里面压根儿就不能这么约定,除非教育法有一天允许班级自我管理给予学生停课处罚。

顺便我们依此类推一下,各学校自己的校规差不多都有“停课”的处罚手段,毫无疑问也都是藐视基本权利。但很多家长支持,认为那些整天打架、扰乱课堂秩序的“小霸王”,放在学校就是对其他学生学习权利的侵害,不送回家呆着去,怎么保护其他学生的权利?怎么保护集体的权利?而且“权利和义务要对等”,那些打架闹事儿的学生不履行“义务教育法”学生要好好学习的义务,就有理由暂时剥夺他学习的权利。这些观点涉及到不同权利之间的平衡,以及权利和义务之间的平衡,相当的挑战。但这是教育家们和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临的挑战。它仍然不足以让我们下手去剥夺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我们宁愿花更多的金钱和精力在这些问题少年上,让他们感受到尊重和关爱,认识到暴力的危害,进而改变。否则难道停课可以改变他们?

所以,同学出去打架,本班同学顶多以“违反本班同学共同约定的行为准则,损害了本班集体声誉”这样(其实多少有些勉强)的理由,先讨论一下要不要公开批评一下,或者最多记个过。

但注意,我说的是先“讨论”,而不是直接就投票,因为直接投票有很大的问题。

 

问题三、凭什么说人家有罪?

老师让同学投票,投票的内容是怎么“处罚”雷梦佳。请注意,这里面有一句极其重要却又极易忽略的潜台词,那就是老师已经判定了雷梦佳“有罪”──违反纪律,要给予处罚。请问,凭什么说人家有罪?

有人回答了:这不明摆着的嘛,打架当然是违纪“有罪”啦。

那我要说了: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名誉权”?不是你说她打架了,她就打架了。你说你听别人告诉你的,那里有没有听过其他人怎么说?说话的人是不是在没有受到压力的情况下说的?就算你亲眼看见她打架了,那是她先动的手儿还是她自我保护,你知道吗?

看看《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第446页:成员有名誉权,就是说,不允许任何人随意散步有损自己声誉的言论,除非是有根据的正式“指控”。在“受到指控”之后,该成员有“要求程序正当的权利”,有权了解自己所受的指控、有权获得充分的时间为自己准备辩护、有权出席审理并为自己辩护,以及获得其他的公正待遇。

我们不能听风就是雨,不分青红皂白,看到人家打架了,就认定是人家有错儿。定罪怎么就那么快?怎么就那么草率?调查了吗?取证了吗?分析了吗?辩论了吗?

有人说,哪那么复杂?

要照没事儿的时候是,这些听起来复杂,好像我们这些谈程序正当的都是啰嗦派。现在出人命了。是不是该反思反思了?谁敢说雷梦佳没有含冤的成份?有没有因为自己的委屈没有表诉的机会、没人理解、却被被全班同学冠以罪名的打击。校长和爸爸都认为雷梦佳性格开朗,所以想必这个打击很大。有律师认为“让一群未成年人决定另一个未成年人的命运,是荒唐和不负责任的行为”。但在我看来,成年人世界就可以这样吗?不经调查和辩护等正当的程序,以这种方式决定任何人的命运,都是荒唐和不负责任的;甭说决定人家的命运,就单单说人家有罪过,就已经是侵害人家的名誉权!在这一点上,我们成年人的世界做得也非常不怎么样!

有人提问:在西方的法庭审判中,经常使用陪审团制度,让公民决定公民的命运。学校或老师不能用这种方式管理学生吗?

这个对比是非常值得深究的。方向不错,可是细节错位太多。陪审团是做有罪与否的判定的,也就是说,控方的指控成立还是不成立,那是陪审团说了算的。不过这个判定还必须走一套辩护程序。这里面辩护程序才是首要的,占大头儿,陪审团最后的投票次之,占小头儿。得确定人家有错才能讨论怎么罚,否则凭什么罚?雷梦佳的案例显然错位了。是不是“有罪”实际上老师已经定了,只是让同学投票定什么罚。同学们会不会在心理上受到老师这种“已然定罪”的行为的暗示,从而在潜意识里认为“当然要罚”?即使老师没有这个意思,难免同学们不这么觉得。

所以要问问那些想对比陪审团制度的人,你知道人家法庭整个审理程序是什么样儿的吗?知道有多复杂吗?我们不能学什么都总是学一个壳儿,不管里面的细节。知道为什么程序那么复杂吗?就是要一步一步像走钢丝一样小心谨慎地保护各方的权利,尤其是要保护受指责的人权利,这点要特别引起注意。从陪审团怎么选,到律师怎么找,到取证权利,到辩护权利,最后的最后才是陪审团投票。好嘛,到我们这儿啥都没有了,就剩一个光杆投票。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在我们多数成年人的脑子里面,也是非常糊涂的。所以我的看法是:搞不清这些问题,成年人的世界也会不断有人含冤而生、含恨而去;搞清楚这些问题,小心严谨地应用,初中生也可以很好地推行自我管理。

所以说,必须有个辩护审理的程序。那这个程序里又有些什么具体问题呢?

 

问 题四:凭什么让人家回避?

真要探索自我管理,面对 “管人”的问题,要非常谨慎,尤其是关乎纪律问题时。真要让学生决定怎么处罚,至少要走下面六个步骤(根据《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 第61节总结):

第一步、了解情况。让学生 去──选几个公正的学生,私下去找双方聊聊,听听不同的声音,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但要强调几个重点:第一、要低调;他们就只能请人聊聊,没什么特别 的,更没权力让人家说人家不愿意说的,别把自己当侦探。第二、要保密,别听了什么都往外说,一来不见得就是事实,二来对当事人不见得有利。

第二步、判断私下还是公开 处理。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要闹到满城风雨,也许低调的批评教育效果更好。西方人也讲面子的,更不用说我们了。让去了解情况的学生讨论一下先投个票,如果错不 在梦佳,或者认错态度好,积极改正的,就此打住,批评教育即可;如果确有必要公开批评以示惩戒的,继续第三步。(网上所见报道中,一方面提到梦佳性格开 朗、成绩不错,还当过班长,一方面又提到梦佳平日的惹事行为较多。所以如何判断还难以确定,但也足见对事情的调查分析非常缺乏。)

第三步、通知当事人准备辩 护。要告诉人家,有什么错儿,哪些行为构成了这些错儿。但措辞的时候要非常小心,要用“有人听到”、“有人看到”这样的说法,因为这些“行为”不见得是 “事实”,注意别夸大。还要告诉人家,什么时候公开辩护,鼓励人家找个能言善辩的帮自己说话,这是她的权利,该用就用,要团结理解自己的同学支持自己。这 个阶段特别注意:还是要低调,人家目前还是清白的──没定罪就是清白的──不要义正严词,不要感觉好像“拿着”人家什么了。

第四步、现场辩护。再指定 几个学生,负责出示证据(理解成“控方”,去了解情况的学生不能担任控方)。然后当事人(辩方)解释为什么不是她的错儿,或者她的错儿没那么严重。然后请 证人(具体程序更复杂些)。最后总结陈词。发言面对主持人,正反轮流,不许人身攻击、不许恶意打断。这个阶段绝对不能要求当事人回避,但当事人可以找别人 替自己辩护,自己选择回避。

第五步、讨论并表决是否有 过错。辩护程序结束了,才可以请当事人回避。然后大家讨论,到底是不是当事人的错儿,或者错误性质是不是可以降级(注意,不能升级)。最后表决。这个过程 需要用“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讨论表决规则。注意,表决的对象是:有没有错;表决的方式:应该是书面不记名的。如果表决结果是没有过错,宣布结果,到此打 住。如果结果是有过错,继续第六步。

第六步、讨论并表决处罚方 式。选项有限:不处罚、公开批评、要求公开道歉、记过。差不多就这些,无论如何轮不到“停课”。这个时候也请当事人回避。讨论和表决的过程更第五步一样, 只是表决的对象是:哪种处罚。表决方式也应该是不记名的。

复杂吧?是有点儿。可是如 果按照这六步走,那么经过调查事情可能会在第二步打住。否则也会走到第四部,那么梦佳至少可以把自己的道理和感受从容不迫、理直气壮地讲一讲,就不会觉得 那么孤立,不会觉得有委屈没地方说,自尊心就不会太过受伤。另一方面,如果如网上有人分析的,梦佳的出格行为可能意在建立关注和地位,那么梦佳也会从其他 同学的发言中,感受到这种方式对于自己的尊严和地位实际是一种损害。再走到第五步,同学们听了梦佳的辩护,投票的比例可就不一定还是26:12, 没准儿倒过来,那也就没有处罚。最不济走到第六步,也还有可能是不予处罚,就算有处罚,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停课”,而且经过第四步的沟通,梦佳对于处罚可 能也更理解、更容易接受。另外,这六步走下来老师是一直保持中立的,要不要公开处理、是不是有错、给什么处罚,都是学生讨论决定的,自然避免了先入为主的 心理暗示。

可见,一套完善严谨的自我 管理程序,对于处在弱势地位的个人权利,是多么的呵护备至,一步一步“机关算尽”地加以保护,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把任何一个人当坏人,生怕有哪怕一丁点儿 的冤枉。而且不喊口号,完全落实到具体制度上。自我管理的过程,不能有丝毫“批斗”和孤立的倾向,而必须确保是一种基于规则的沟通。所以得再强调一下,玩 民主、玩自我管理,没搞清楚这些细节的时候,先从“管事儿”做起,“管人”太容易搞错。

 

问 题五:凭啥投票只能二选一?

老师让学生投票的时候,只 能“二选一”,要么什么都不罚,要么直接停课。这是什么规矩?

没研习过“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人,总是把民主当投票。那是古希腊的概念了,早过时了。现代民主时时刻 刻牵挂的,根本就不是投票,而是保护你的权利!投票,也只是保护权利的一种形式而已。民主不是非此即彼的投票, 要么赞成、要么反对,要么不罚、要么停课。民主最重要的是在议事辩论的过程中寻求折衷妥协的方案。首先不经过充分讨论不能投票,就是说各种意见都要说说理 由,彼此要聆听对方的理由;其次要允许对表决的方案提修正案,也就是说批评、教育、记过等不同的处罚方式都应该可以讨论。

所以在前面“六步走”的第五步和第六步,我写的都是“讨论并表决”,其实第二步也是一样的。不讨论哪 能表决啊。怎么讨论呢?要主持中立,要不打断、不独占,要面向主持不攻击,正反轮流不造势,开门见山不兜圈儿,明确动议不放炮……总之,要赶紧补补“罗伯 特议事规则”的课。

 

当然,任何一个社会问题都不可能是简单的一剂药方可以解决。“罗伯特议事规则”在保护权利的同时,增 进了沟通,无形中也是对每一个人心理的关怀,但心理的问题显然更要倚赖心理学的方法来解决,对青少年心理的关心也是教育的重大话题。

 “罗伯特议事规则”是一套关于“自我管理”的完整规则,融合了民主与法治的原理(笼统地讲,我认为民 主和法治已经彻底无法分开,单独说哪一个,都必然包含另一个)。在今天的中国,无论是成年人的世界,还是代表未来的青少年,都应该开始从最简单的规则开始 学习和演练,唯有如此,才可能真正把握民主的细节,不再“一不小心就搞错”,也才会避免雷梦佳这样的悲剧。 



[1] 或类似《罗伯特议事规则》这样,让所有人共同参与修改,并取得相当比例的共识基础的议事规则。


原文摘自袁天鹏的博客:http://hi.baidu.com/rrnr/blog/item/823af411e5ffd3caa6ef3f6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