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东莞时报》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2011-02-28 11:46:35|  分类: 心平伙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平按] 网上看到《东莞时报》对立人乡村图书馆(心平伙伴)的专题报道(2010年11月22日),写得不错,与博友分享。

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记者 陈祥
《东莞时报》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 心平基金会 - 心平 · 公益的故事
  立人图书馆志愿者在给学生上阅读课,来自初中三组的小女孩,她的眼神清澈如清泉,甜美的脸庞和她陶醉的神情让我们每一个看到的人感动
《东莞时报》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 心平基金会 - 心平 · 公益的故事
  立人图书馆2010年的年度专职义工培训在成都举行,临结束前的那天晚上,学者査常平请立人的义工们喝茶。图片拍摄时间为2010年8月17日,地点是成都府南河畔。图中左四是李英强,左七是査常平
《东莞时报》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 心平基金会 - 心平 · 公益的故事
  立人图书馆每年都会到一些高校做宣讲活动。图为2010年10月26日李英强在上海的华东理工大学做演讲
《东莞时报》立人乡村图书馆:一群行动的知识分子 - 心平基金会 - 心平 · 公益的故事
  一位来自匈牙利的立人图书馆志愿者在用ppt给学生们做自我介绍,说她的爱好和梦想,她说她的梦想是当一名科学家,甚至是拿诺贝尔奖。你看孩子们多么认真,尤其是他们背后那个大大的“梦”字,我们放佛看到了他们在心中深藏的梦的渴望。

  立人乡村图书馆(China Rural Library)是一个民间教育公益组织,成立于2007年9月,总部位于北京。立人图书馆的工作方式是:在中国选择一些县级地区,在当地各界朋友的主动努力和配合下,逐步建立覆盖全县的公益图书馆网络,并以此为基础开展系列教育、文化活动,从而实现拓宽本地文化视野,更新本地精神生活的长期追求。  

  ● 宗旨:以图书为载体,以教育为内容,立足乡村,连接城市,推广国民阅读,促进乡村教育革新。

  ● 目标:改良乡村地区的文化土壤,为今天出生在信息闭塞、经济落后的乡村青少年成长为具有现代理念和世界眼光的新一代公民打开一扇思想和知识的窗户。

  ● 愿景:立人乡村图书馆各分馆均致力于成为一个好的乡村图书馆,成为当地的学习中心和教育基地,文化中心和精神家园,交流中心和公共平台。  

  到目前为止,已经在湖北、河南、四川、云南、河北、江西、山西、重庆开办了9个分馆,办理借书证3000多个。

  引子

  有一种呼应叫理想

  曾经有一个人,出身于书香世家,在一个新旧更替、西风东渐的时代里,他留学耶鲁大学。彼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无数的青年在欧洲的泥泞战壕中,忍受漫长无际的炮火和机枪扫射,生命随时会终结。

  他参加了北美青年会,去为法军雇佣的十万华人劳工队伍服务,他在那时开始教人识字,并取得了十分理想的教学效果。1920年,他回到中国,将一生都交付给了乡村平民教育事业,这教育不仅仅包括消除文盲的识字运动,也包括了培养“新民”的至高理想。

  他的名字叫做晏阳初,身体力行进行平民教育,其精神,如落地的麦子不死,催生出了一批怀着教育理想的年轻人,继承他未尽的理想。

  古清生,京城作家,尤善于品谈吃喝,他的美食文章为人称道。在2007年12月23日的天涯论坛——闲闲书话版面上,他写有一个帖子《红番茄和李英强》。

  红番茄是一家北京的湖北水乡菜馆,古清生对其做的长江洄鱼赞不绝口;李英强,是古远清的朋友,此次聚餐即是给他送行。

  生于1979年的李英强,湖北蕲春县青石镇人,2006年取得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一群年轻人参与了《新青年·权衡》杂志,之后出走成立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2007年9月,他和余世存、薛野、张守礼、张大军、杨民道等一干志同道合者启动立人乡村图书馆项目。去乡村建一所图书馆,像一个纯洁的梦。

  古清生在文章里写道:“我忽然有一些淡淡的感伤,我从南方来北京,为了文学南北奔波,李英强在北京扎下了根,成了家,却又要回到乡下去,他老家与我在黄石的家只有一江之隔。他去那里要从零开始,像晏阳初那样,开始一种乡村教育,那是一个毕生才可以做得好的事情。”

  梦想

  人与好书的相遇

  在许多城市孩子的记忆中,从小学到大学,校园生活里经常遇到校方组织发动的捐书运动。这种运动式的慈善,来也冲冲去也冲冲,高昂的姿态和简单的激情,无从打造精致的全过程。

  同学们交上来的书,多是可以丢弃了的旧课本、教学辅导类书籍,或者承载了幼儿时代记忆的压箱底书物,还有《故事大王》、《故事会》、《读者》一类的过刊,如果是大学生,则有相当数量市面上触目可及的畅销书籍,或者已经过时了的昔日畅销书,甚至不乏在路边买来的盗版书。所有书的质量,谈不上参差不齐,几乎是惨不忍睹。

  立人图书馆的目标,并不希望有好事者送来如山挤压的书本。相反,他们网站上专门张贴图书捐赠信息,善意提醒捐书者:

  没有太大阅读价值的(尤其是旧的教材和教辅之类),或者仅仅适合成人看,而对青少年可能产生误导的图书或杂志过刊我们不需要,您捐来了我们也只能当作废纸处理,敬请谅解。一般情况下,本馆只接受大陆公开出版物,自印/内部交流读物等欲捐赠请事先联系,以免浪费您的劳动。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称得上“挑剔”的图书馆,他们有选择地接收,挑三拣四的的眼光正是他们的专业性所现。且看他们是如何挑剔的,书目结构被分为三大块,小学生、中学生、中小学教师。如中学生,其门下分类有经典类、常识类、传记和书信、文学类、历史类、艺术类、宗教与哲学类、经济类、在场的思想者、能力与励志、科普类、科幻类。卷帙浩繁的书目在网站上有公布,记者随便取样,点击中学生历史类书籍,看到了费正清、唐德刚、史景迁、张灏、袁伟时、沈志华、周策纵、茅海建、汤因比、葛剑雄等人的作品。

  给中学生安排这样的书,让记者感到十分惊讶,同时是欣慰。这群学生有福了,照此书单,一个本科历史系学生都未必能看尽,而此时此刻却已经有人提前将书单呈现在了中学生面前。

  立人图书馆当然不要求学生能按图索骥去读完所有的书,但这些书里面,任何一本都能让一人受益颇多,甚至从此书走上启蒙路程。这份书单,也是得到了众多热心者的帮助,而且在不断地修补。

  除了李英强和他的团队之外,还有许多人提供了书单帮助,李英强为此将名单公布在网上以示感激。记者看到这一长串名字,发现许多人即是中学语文教师,如蔡朝阳、郭初阳、苏祖祥、梁卫星,群策群力,以飨学生。

  守望

  让好书汇聚成一个真正的图书馆

  为什么是这些书,而不是其他书。记者采访了现在绍兴市稽山中学教书的蔡朝阳老师,他说:“这跟教育的本义有关,因为教育肯定不是考试而已,教育其实是一个比较玄妙的词语,更多的跟人的心灵、精神、气质、灵魂等有关,所以需要提供一些具有超越精神的书籍,不能光是技术性的一些东西。这是很重要的,即是说,我们提供给孩子的书,应该使他们能印证他们自己的梦想。他们的发自生命本身的梦想,可以在阅读里面得到肯定,而不是被打击。还有就是跟一个公民教育相关的内容,比如通过阅读寻找真实,比如如何运用理性,如何尽可能通过一些技术层面的操作,来维护理想的纯洁性。”

  在北京大学内的一处地下室,空间逼仄,这里却是小有名气的野草书店,堆积着四折到六折的书。李英强从这里精挑细选,选了一包又一包的书,老板听到是用于公益事业,便给他一律四折,李英强就这样每次几百册地收购,此外还从一家叫做豆瓣书店的北京小书店里采购,然后走物流运输到乡村图书馆。

  尽管数量众多,但基本上没有重复的书,除非是他心目中自认为不错的书。“比如像《民主的细节》,我们会买两三本,余世存的《常言道》当时买了五本,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买了两套。”李英强解释何时会买多本。一种是经典的童话书,如《小王子》、《夏洛的网》;另一种属于在当下中国比较具有常识性和普及意义的书。

  “我们挑一些适合青少年读的书。太难的排除在外,比如法哲学、符号哲学、语言学理这些深奥的书。”李英强反复强调,“我们选入门的、基础性的、常识性的书。”

  就在这样的购书指南下,乡村图书馆在一天天茁壮成长,同时,图书馆也在运行中随时补漏更新。“三五千册书到位后成立一个图书馆,根据使用情况会发现图书的结构性缺失,比如自然科学的书比较贫瘠,就去专门买来补上。还有一种方式是,通过每个分馆的读者留言簿来了解读者需求,这些缺书登记同样出现在我们的网页上,朋友们可以针对性地捐书,我们则随处留心购买。”

  李英强告诉记者,同时他对自己团队的选书能力颇具自信,“我们选书水准还是不错的,有些学界的朋友来我们图书馆,觉得自己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好好看看书都是可以的。因为有很多书确实是很好的,不仅适合高中时读,也适合大学时读。”

  现实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图书馆的硬件设施都满足之后,便面临如何吸引学子们这一问题。

  立人的图书馆都是免费开放的,没有向校内校外的任何人设置门槛。所有书都编了书目,有条形码,借书用电脑扫描登记,分馆的所有书目都公布在网络上。这一切程序,都和城市里的图书馆没有两样。

  在图书馆日常运转井井有序的背后,李英强并不满足于此,他还在尝试着立人教育产品的推广。为成立更多分馆而多年在四处漂泊的他,决意从明年开始将让自己固守在第一分馆——

  年年底跟青石中学合作建立。

  出于为学生的考虑,所有分馆都是全天开放的,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中饭和午休时间并不休息,同时没有任何一本闭架不开放的书。每周强制规定休息一天,但具体是周几则要视各地不同情况。假如以寄宿为主的学校,周六的校园内人影寂寥,便将周六安排为休息日。

  “每个分馆大概有一到三台电脑,不多。我们希望每个分馆有两个工作人员,目前除了一分馆之外,其他成立较早的分馆都达到了2或3人。但一分馆情况特殊,有一位校方的图书馆工作人员留用,他是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李英强同时谈及了人选的困难,“工作人员是领工资的专职义工,他们首先是志愿者,假如是雇佣关系,说实话我们付不起工资。”

  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所长郭玉闪在采访中也向本报记者谈到了立人图书馆的工作定位在用人上的困难。“图书馆管理员是非常重要的,要做各种各样的引导。对社会,对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各方面有一个比较健全的公民意识,只有这样的图书馆管理员才能做好一个好的引导。管理员本身要求有很高素质,当时预料中是很大一个难题,迄今也是一个很大难题。长期做好事,靠奉献精神很难维系。作为图书馆管理员,长期将此作为终身事业来做,比较难。”

  尽管困难重重,从资金到合适人选都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但这批有志者还是惨淡经营起了自己的理想。

  “我们一开始就强调,立人图书馆不是援助,是来合作的。要求管理上是独立的,做活动是独立的,不是在学校的框架下服从,而是在学校框架下合作,学校实现学校的目的,我们实现我们的目的。”李英强慎重地说,“这些学校,总体上是比较贫穷的,但在地方上,可能它这所中学要比其他的同类中学要好,是地方上比较好的中学。我们不选比较烂的,人很少的学校,我们选择人比较多的学校,一般有两千人以上。”

  碰撞

  给孩子们多一个选择机会

  李英强酝酿中的教育产品,包括了读书会、夏令营、放映电影、访问学者计划等。

  “读书会是利用课余和放假时间,一周一次,每次的时间1到3个小时不等。以第一分馆为例,来的人多则30来人,少则七八人,但是做一段时间往往沉淀下一部分比较熟悉的人。”与面向全校所有学生开放的读书会配套进行的,还有校方课程表内的读书课。

  夏令营的活动很丰富,网站上有照片为证,在青山绿水的拥抱中,学生和志愿者们都是精神饱满、欢颜雀跃。夏令营的节目表也都公布在网站上,小学生们在互动性的游戏中尽情娱乐,高中生则会进行一些辩论赛和话剧排演、知识比赛。

  但李英强说他们不搞“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之类在众多学校里横行的辩论话题,这些陈腐僵硬的话题和思维模式,在他眼中是不值一辩。他们的选题有,政府是否应该控制房价,政府是否该管制互联网,等等。“我们选择每个人都比较关心的话题,比较真实的话题,不凌空蹈虚,而是与脚踩的大地血肉相连。”李英强说。

  无可避免,立人图书馆在日常琐碎的生活中会与学校老师、家长产生矛盾。在一个学而优则仕的传统阴翳下,虽然素质教育,人的全面发展口号声势喧天喊了多年,但是考入重点中学,考入大学乃至重点、名牌大学依然是绝大多数中国家长的期待,也是对孩子学业的一个终极期待。

  尤其是对生活在农村的人们而言,祖祖辈辈生活在贫穷、闭塞中,读大学成为了跳龙门的唯一途径。尽管山外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社会日益板结化,依靠读书在社会阶层之间的上升渠道堵塞难行。但家长和老师固执地认定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于是看与教材无关的书被认为是大逆不道,因为这些被归入闲书的行列。

  李英强说,确实有教师在课堂上发现有学生在看图书馆的书,于是收缴了。“我们不反对老师维持他的课堂纪律,但是请不要撕书,收缴以后还给图书馆。因为我们在最初已和校方有总体性的沟通,所以这样矛盾不是很大。”

  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般是随机应变,在动态中解决。李英强接着说:“同一学校的老师,有严格的,也有宽容的,我们尽可能去给学生提供机会。如果你的老师鼓励你看书,或者对看书比较宽容,那么你正好充分利用这个机会。老师抓得紧,你自己做选择,如果还要看课外书就要承受老师打击的后果。我们要做的是,给学生多一个选择机会。”

  支持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理想运动

  立人乡村图书馆的运行,与社会各界的支持密不可分,在捐款者中,除了不少素不相识的热心人之外,有很多是李英强的朋友,或者说是北京圈子里的知己。旧雨新知,以共同的理想主义情怀,小心翼翼呵护着这株幼苗。

  一切财务收支情况,在网站上都清楚公布着,每一笔记录在案,从上千元的每笔购书费用,到10元打车费、5元透明胶带切割器、5毛钱的记号笔。记者发现,仅2009年11月6日,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2009年公民转型论坛20期的每位主讲人都捐了1000元,合计20000元。在这份名单中,有著名律师浦志强,学者张大军,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帆,执着于搜集整理民间思想史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丁东,著名媒体人如凌沧洲、安替、杨继绳,财经作家苏小和,日本研究者刘柠,新闻传播学学者展江,艾滋病问题参与者程向阳等人,这些名字很熟悉,他们都是当前社会中最优秀的公共知识分子。

  最近的一笔捐款,是北京学者秋风捐助的3600元,秋风已经是多次捐款捐书。秋风本名姚中秋,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他的研究、翻译工作多集中在哈耶克和奥地利经济学派上,时常可以在国内各家媒体上见到他的思考踪影。

  秋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接赞誉李英强等人的人格足以用伟大来形容。“以踏实的心态去做有深远意义的事情。”在秋风看来,这个社会多的是理想琐碎或过于好高骛远者,而李英强的计划实施,则意味着他们立足于基层社会、乡村社会,通过图书馆的形式为文化的承建提供载体。

  “总的来讲,现在的农村基于生存线上挣扎的贫穷,已经不是很严重,但是文化的匮乏非常严重。而社会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人提出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甚至没有人想去解决它,因为人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秋风从文化和文明重建的意义上,肯定了乡村图书馆存在的深远意义,同时也向记者提出了他认为可以改进的建议,“目前为止主要是跟中学生打交道,其实未来的重点将转移到如何和乡村基层社会更加贴近。这需要和地方精英们联合起来做事,我们能够说服他们,让他们积极参与。在基层社会构造出精英文化的一种社会组织,或者说通过文化链接起来的组织,此时即便没有志愿者们的存在,当地精英们也会纷纷模仿这个模式,使得乡村图书馆遍地生花。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但足以提供一种行事模式。”

  刘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他安放自己的信任,最直接的原因是有李英强、张大军、张守礼等几个朋友在参与,“这些哥们都是我非常信任的朋友。”刘柠直截了当宣称。有一群人,在中国商业社会转型过程中,用几年时间到边远农村去建设一个一个的图书馆,在刘柠眼中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运动,让他感动、起敬。同时刘柠认为农业、教育、自由出版是社会转型过程中最重要的领域,但从可操作性上讲,教育是最现实、参与门槛最低的。

  “像李英强等人,比我年轻,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在民间社会扎根,一点点做,作为知识分子深入民间的一种方式。我个人非常敬佩,也觉得非常有意义。他们的行动是一粒一粒沙子,但到了民间社会后会成为一种凝聚的力量,未来社会,他们的存在价值和意义会越来越重要,他们的意义将凸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