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老同学:参与爱的书库五年杂忆 [转]  

2012-08-04 01:17:33|  分类: 心平捐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平按] 本文转帖自志愿者“老同学”的个人博客,“老同学”者,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湖北协调员也,虽年逾古稀,但所知所行均不输一众青年公益领袖。原文链接:http://cmhu8898.blog.163.com/blog/static/189554355201253081238973/

摸着石头过河

2007年春节以后,三犬基金的汪其桐先生给我介绍了一种推广阅读的方式——爱的书库,就是老师指导下的班级集体阅读:同一个班级的同学,在同一段时间里,读同一本书。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向武汉市新洲区旧街街的教育干事戴国华老师推荐,戴老师也很感兴趣,区教育局领导也支持试点。于是我们密锣紧鼓地开始筹划准备:我和旧街街的七位老师一起到图书市场,分别选购自己认为好的儿童读物,购买样本达200余种,回到宾馆把书都摊到地上,大家一起从中挑选出120种作为备选书目交给供应商,然后购买了100种共5000册书,还有相应的塑料箱,再印刷书箱标签,加上印章之类,都运到旧街中心小学。

孩子们一看这么多书来了,都兴奋地帮助搬运到图书室。

本来,我们计划六一儿童节正式启动,可是媒体朋友知道以后说:这是第一个“爱的书库”,报道是必须的,儿童节活动会很多,媒体会出现“稿挤”,建议你们提前一个星期启动,才有版面保证报道见报。于是,2007年5月23日,由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主办,三犬基金捐赠的大陆第一个“爱的书库”正式启动了,《长江日报》、《武汉晚报》和武汉电视台都报道了这个新事物。

实话实说,如何把“爱的书库”运作好,如何让书流动起来,如何开展老师指导下的班级集体阅读,我们心里没有底,莽莽撞撞就这么起步了。

外来经验本土化

“爱的书库”是台湾阅读文化基金会,在当年“9.21”大地震以后,首创的一种阅读推广方式。台湾的教育体制、人文底蕴、学校条件、教师意愿、学生基础等等,各方面和大陆有差异,尤其它的书库是通过教师自愿申请,基金会评估,由下而上然后建设的,而我们是先通过与教育局、街道教育办沟通再到学校,由上而下推进的。这就有一个外来经验本土化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在不改变“老师指导下的班级集体阅读”这个根本原则的条件下,要摸索适合我们的实际情况的一套方式和办法。

旧街中心小学的老师们下了很大功夫,他们自创了一整套管理制度,包括领导体制、管理办法、校内书箱流转制度、学校间流转制度、图书室登记簿(流水账)和每箱书登记簿(书箱档案)以及学校活动计划等等。

这一些管理制度和设计,在实践过程中不断修改完善,成为后来其他陆续建设的书库的蓝本。后来陆续建设的书库,又根据自己学校的实际情况,改进、创新,终于摸索出适合当地、本校的合适方式。比如阳逻二小不定期出读书小报,创造同班同学同读一本书、同班同学同说一个话题、同班同学同谈一本书的体会、同班同学同在一个教师引导下读书的“五同读书法”,并且以雕塑一本书的形式立在学校大门口;阳逻四小制定了阅读激励机制,推动老师、学生课外阅读,黄陂区滠口小学让学生暑假借书回家等等。

阅读兴趣、能力和习惯

一开始,处于“老区”、“山区”、“欠发达”地区的旧街农村学校,老师们和学生们对这么多好图书非常兴奋,一个多月时间里面,不断借阅图书,借得多的班级已经借了七、八次了。

我们考虑毕竟这是课外阅读,学校有正规的教学任务,不能够没有节奏,通过商议及时做了调整,建议每个学生一个学期读8-10本书,一年16-20本书。如果能够这样做,一个学生小学阶段六年,完全可以从书库书籍的阅读超过小学生145万字的阅读量,甚至达到初中学生400万字的阅读量。

爱的书库的作用,其目的应该是“激发阅读兴趣,提高阅读能力,养成阅读习惯”,不在于一味地追求阅读的数量。只要孩子有了阅读兴趣,提高了阅读能力,养成了阅读习惯,将会终身受益。尤其是对原来不喜欢阅读课外书的孩子,如果通过班级集体阅读的形式,对课外书有了兴趣,就善莫大焉!

曾经看到一篇小学生的文章,说她原来是拿起课外书就头疼的,家长督促也不行。有了“爱的书库”以后,老师居然叫她做班级图书管理员。出于意料之外,通过“履行职责”,在同学们集体阅读的氛围中,自然就对课外书有了兴趣,变成“小书虫”。我既为这位老师的做法叫好,更为这个孩子的转变而欣慰!

体制外体制内结合

课外阅读,在体制内的要求是小学阶段要有多少阅读量,这是无法检测、考评的,实际上是一个软任务。“爱的书库”更是体制外的阅读活动,究竟对孩子们有多少益处,也是无法检测、考评的,对老师们来说,还是“外加的”工作量。所以,最初的动力来自于老师对孩子们的爱心,来自于老师们自身对课外阅读的认识,来自于看到学生变化的欣慰,是很了不起的。

随着孩子们阅读量的增加,“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以量化的形式体现出来了。《长江日报》举办的“楚才杯”作文比赛,是一个在中部地区甚至海外华人中有影响力的比赛,海外也分设了几个分赛场。20多年来,旧街街在以往历次比赛中,从来没有学生得过奖。2009年的第25届楚才杯比赛,旧街街的小学生居然一二三等奖都有了,是破天荒的。如果说这是个例、是偶然,那么后来阳逻街和邾城街推行阅读的学校在建库的第二年也都大幅度地打破记录,而且年年有学生获奖,就不能够说与推广阅读没有关系了。

2008年和2009年,新洲区开展“素质教育特色学校”评估,有三所书库学校以“书香校园”为特色高分获得区级认可,随后顺利通过市级验收获得“武汉市素质教育特色学校”称号受到市政府的表彰。目前,武汉市有13所以书香校园为特色的学校结成特色学校共同体,新洲区有3所上榜,它们都是推行“爱的书库”的学校。。

相应的是,2010年,新洲区教育局发文件,成立爱的书库工作指导小组,推动课外阅读。2011年,新洲区教育局再发文件,成立爱的书库工作领导小组,分管副局长和区教育督导室的常务副主任任组长,局办公室、基教科、教研室、教师培训中心等职能部门、单位的负责人都是成员,教师培训中心副主任戴国华老师为办公室主任。关键是,由指导小组升格为领导小组,一字之差,就是以“爱的书库”(建设)为平台,把推进书香校园创建作为教育局体制内的工作之一了。目前为止,该区13个街镇、开发区已经有9个建设了爱的书库,今年计划实现全覆盖。

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的推广阅读的朋友伍松说过,公益组织推广阅读要“选对地方选对人”,的确是至理名言。

我们有推广得好的经验,也有过一时推不动的经历,还有曾经做得好后来出现过反复的事情。关键是,地方要有积极性,两个积极性一起行动,才能够起作用。

地方的积极性,不是一个人,而是要有一帮人。教育局这个层次,乡镇街道这个层次,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这个层次,都是要有积极性。有的地方出现反复,可能就是因为某个层次的人员换了,或者坚持力不够。

这个积极性来源于对阅读的认识,来源于对学生的真爱,来源于对“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尽职尽责,来源于对民族的希望。

这个不是说大话,也不是说没有做好的地方就没有认识、没有真爱、没有尽职尽责,有许多许多主观、客观原因,导致没有做好,应该理解。

因为我们体制外的民间力量很弱小,我们有限的资源和力量,不可能包打天下,只能够选择有积极性的伙伴合作,让有限的资源,产生最大的效应。

集体阅读不是阅读的唯一

学校里面有传统的图书室,那里面图书种类也很多,只要能够对学生开放(可惜很多的学校不开放),学生可以有更多的自由选择,尤其对喜欢阅读课外书的学生有吸引力。

图书角是放在班级教室里面的,学生可以自愿、自由阅读。还特别适合一些学生少、班级小的“村小”,相比“爱的书库”有优越性。

梦想中心(课堂),不只是单纯地推广阅读,更强调学生人格的培养,帮助学生自信、从容、有尊严地成长,是更活泼的图书室,等等等等。

以上是我经验过的一些阅读方式,我体会,老师指导下的班级集体阅读,只是推广阅读的方式中的一种。他的功能可能主要是通过一种集体的氛围,有兴趣的孩子影响了还没有兴趣的孩子,使他们对阅读产生兴趣;通过老师的指导和组织活动,提高阅读能力;久而久之,养成阅读习惯。

我有一个设想:一个区县里面的每一个乡镇,有一个“爱的书库”,为一定辐射范围的学校使用;另外一所完全小学有一个梦想中心,可以使学生在更开放的环境里成长;所有的村小都有班级图书角,使他们不是被遗忘的角落;所有学校的传统图书室都开放,都建设成书香校园。

那么,这个区县孩子是有福的孩子,这个区县的未来是无限光明的未来!

找了一个好“婆婆”

大陆的任何工作必须有“主管单位”(我将它称为“婆婆”),尽管有时是有“婆婆”工作不好开展,但是,更多的是没有“婆婆”工作不能开展。

2004年,我开始做助学金,给学生送钱是好事,没有找婆婆;2006年,我开始在农村学校做沼气池、太阳能热水器等等,是我负责的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职能之内的事情,也没有找婆婆。2007年,我开始做“爱的书库”,考虑到这是归类于意识形态,十分敏感,必须要有上级领导支持,我就写了一份报告,分送市长、分管副市长、市委宣传部长、教育局长。市长批给宣传部,宣传部长接了招。我对部长说,我就认准你这个“婆婆”了,他说,一定做一个好“婆婆”。

有一个小插曲值得一提:我那份报告的第一句话是——“爱的书库是从台湾引进的一种由社会捐助的给中小学生课外阅读提供书籍的公益事业”,因此引起过误解。有人以为我们是从台湾引进了读物(?),建议“不要过多宣传是台湾引进”。宣传部进行了调查,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才知道这是极好的事情,完全符合中宣部等11部委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联合倡议的精神 ,于是市委宣传部给了我们大力支持。

市委宣传部的确是好“婆婆”,没有管手管脚,只有支持。比如,2010年4月,心平公益基金会发起在武汉召开的“第一届中国乡村图书馆建设与阅读推广研讨会”,这是一个民间组织的会议,市委宣传部宣教处处长应邀参加了会议,还参加了黄陂区爱的书库启动仪式;2011年4月23日世界阅读日的那天,市委宣传部组织市属媒体集体到阳逻采访“爱的书库”推行阅读活动,24日,三份报纸一个电视台集中报道了新洲区校园阅读情况;2011年9月13日,市委宣传部邀请市教育局、团市委派员和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的朋友,共同商讨在武汉市中心城区募集“二手”少儿图书事宜,并且以市委宣传部文件,四家共同发起募集二手图书,共募集了20万册图书,提供给了需要图书农村学校。

前面的路还很长

据报道,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每年人均购书量不到5册;国民阅读率连年下降,每年有超过一半的识字成人一本书也没读过。

2006年第十一届世界读书日前夕,中央宣传部等11部委联合发起《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书》以来,情况略有好转。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18—70周岁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3.9%,比2010年的52.3%增加了1.6个百分点;报纸阅读率为63.1%,比2010年的66.8%下降了3.7个百分点;期刊阅读率为41.3%,比2010年的46.9%下降了5.6个百分点。

但是,即使这个数据“真实可靠”,也是十分可怜的——所谓阅读率,是“读过就算”,是非常非常低的!

“从娃娃抓起”,应该是长远的有效的行动。但是,应试教育的压力,各种各样的考核指标,各种各样的官样文章,各种各样的形式主义,各种各样应付手段,都是推广阅读的“敌人”!怎么样在盘根错节的夹缝中推进,怎么样“化敌为友”,要看我们的“行为艺术”,要靠我们的韧性和毅力。

可喜的是,社会人士在行动,专家学者在行动,体制内的有识之士在行动, 民间组织在行动,相互之间也开展了协作。

2010年4月,得到心平公益基金会的捐赠,中国滋根在武汉市黄陂区的前川一小、前川五小和滠口小学分别建成了爱的书库。区教育局指定了专人负责指导书库的运行,各有关小学也分别制定规则和活动计划,开展各式各样的阅读活动。

2011年4月,由中国滋根推荐,渣打银行武汉分行捐赠,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在新洲区毛集小学建设了一间梦想中心。同年10月,一位湖北籍企业家捐赠,黄陂区建设了两所学校的梦想中心,新洲区建设了三所学校的梦想中心。今年,这两个区教育局和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合作,将各自再建设五所学校的梦想中心,必将为这些学校的素质教育提供一种优质的教学平台。

2011年5月,得到心平公益基金会捐赠,中国滋根在房县的三所乡村小学建设了图书角,这些学校的每一个班级教室里面都有100本图书,孩子们可以自由阅读他们喜欢的课外读物。今年,图书角将在房县其他乡村学校继续推广。

我深知,民间力量很小很小,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到理想境界的。所以,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感谢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感谢三犬基金,感谢心平公益基金会,感谢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是你们给力,使我有机会走这条路,参与到农村学校推广阅读之中,我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的。

现代不稀奇的古稀老汉 写于二〇一二年五月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