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裘水妙:肯尼亚—被穿越时空的国家 [银杏海外考察]  

2016-12-12 17:13:16|  分类: 心平伙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肯尼亚被穿越时空的国家       六和公益:裘水妙

 

(一)被穿越时空的国家

 

说真的,去肯尼亚之前,我对他所知甚少,即便知道草原、狮子与贫穷——仅仅是作为词语;回来之后马不停蹄地工作,鲜有回味,奇怪的是,当我再听到关于肯尼亚,它们不再是单薄的词语,而是画面与记忆带来的真切感受:

 

三只母狮子带着六只小狮子巡视草原,晨光温柔,照在它们的睫毛上;成群派对过河的角马们踌躇着,在马拉河扬起漫天的尘土与灌满我们车厢的尘土如出一辙;

 

我想到了像海螺一样内旋构造的马赛妇女的泥土矮屋,一张床板挤满六七人,满室的黑暗,只有墙上的小洞渗透着自然的光;我想起贫民窟时低矮叠置的简易房,糟糕的环境,当我们穿越街道时止不住担心抢劫的紧张,而街道上人声鼎沸,周末的人们穿着最干净的衣服在学校唱圣歌,做着买卖聊着天,而在这看似热闹与脏乱的背后呢......

 

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保留着日不落帝国殖民的痕迹:驾驶室在右侧,车辆靠左行驶。城市里没有红绿灯,拥挤的路口车辆绅士般有序排队缓缓通过。交通环岛边,可口可乐性感广告牌,像云横天边的金合欢树,树上停歇着大只垃圾鸟,它们靠吃城市的垃圾为食。

内罗毕几乎没有摩托车与自行车,公共交通不发达,路上不是私家车,就是健步如飞的行人。我们所居住的酒店,平日里大门紧闭,高高的围墙上电网密集,从酒店出门100米,单独行走被抢劫的概率超过50%。天黑之后,再不出门。我们看见过内罗毕明亮的清晨,却从未享受过她的夜晚。几乎所有的住宅区商场都配有电网与保安,我们玩笑地说,保安是内罗毕就业率最高的职业。

非洲在独立之前(被西方殖民统治之前),他们几乎处于原始的狩猎游牧时代,而在独立之后,各种因素的印象下,农业与工业都没有发展起来。内罗毕治安的混乱,暴力滋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没有就业机会。

肯尼亚就像是头脑还停留在氏族部落时代,一不小心穿越时空,越过农业工业时代,来到了21世纪。面对新世纪,她无所适从,各种拧巴,身体语言或者意识,依然停留在部落时代。她让我想到了云南的西双版纳,因为普洱的升值,从原始部落一下子进入了经济社会——太容易获取金钱,反而不知所措。肯尼亚不知所措,只不过,他更像一辆跑不动的马车奔跑在汽车跑道上。

 

(二)在高墙与鸡蛋之间,我永远选择鸡蛋。

 

我转头望向石头,只见上面有一大滩血,还有一块块从我身上割下来的肉,给太阳晒得就要干了。”——Waris Dirie《沙漠之花》

 

这是Waris Dirie的自传《沙漠之花》中自己被迫接受割礼的一段描写。Waris Dirie来自索马里,她出生一个游牧家庭,四岁时遭到性侵,五岁时被迫割礼。十二岁时,因为被母亲许配给六十岁的老男人,赤脚跑出沙漠逃婚,路上险被狮子吃掉。十八岁时辗转来到英国,在做清洁工时被摄影师发掘,走上超模之路。

1997年,她公开了受过割礼的秘密,同年成为联合国消除女性割礼特别大使。她发表的自传《沙漠之花》后来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我们参访了马赛妇女基金会的女童救护中心,救护中心更像是一个隔离区,发现要被割礼的女童,带到救助中心生活(提供女童住宿、自己灌溉与种植的地方)女童会到学校接受教育,等待家庭的危机解除(父母不再割礼女童)才会送回到家庭。

马赛妇女基金会创办人分享为何非做此事不可时,讲述了她被母亲从剃刀下解救下来。她发现割礼之后,女性的选择非常少,早婚早育,再无教育。目前基金会依靠的是村里的联络人提供信息。哪些是联络人?有些是孩子的母亲,有些是受过教育的人,有些是村里的巫师。基金会把女孩从家里带出来,养在救助中心。

什么是割礼?割礼,指的是在非医疗原因下,将少女的生殖器官(阴蒂、大阴唇、小阴唇)部分或全部切除,再进行简单缝合的过程,施行过割礼的部位只留下一个火柴头大小的孔,让尿液和经血得以排出,失去了外生殖器本身的功能。手术者多为当地的巫师(也负责接生),许多的女孩在手术中容易流血而死,而医疗设备缺乏让手术后容易感染。术后只留一个小孔,对女性的生活尤其是生育充满了危险。

为什么会有割礼?马赛是游牧民族,相传是对妻子的贞操不放心,于是把阴部缝起来。谁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可怕的是如今割礼就像是马赛人的共识,一种共同约定的自我条约。

我们所参观的救护中心有20多个女童,只是被割礼女孩中的沧海一粟。在非洲与中东共有1.3亿女孩与妇女曾经遭受过割礼,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算,每年还有超过200万女性将被施行割礼。

如此原始、显而易见,以残害女性身体的行为,为何依然存在呢?这真是个痛心又复杂的问题,从马塞马拉回程的几个小时内,我们在汽车里试着不断讨论着这个议题。

肯尼亚从1975年起的40年,人口翻了3倍,一夫多妻制,女孩在8-9岁就被嫁了出去,换来十头牛羊。女孩就等于换置财产,8-9岁的女孩多数是嫁给五六十岁的老者,因为只有这个年龄才能积累到10头牛羊。结婚之前,女孩需要割礼,在马赛人的共识里,这是纯洁的标志,如果没有割礼,无法结婚。

那么能够通过法律,国家来禁止吗?实际上肯尼亚国家立法禁止了割礼,但是民间认可,并且政客也暗中支持,警察虽然也接警但有效地执行很少。马塞与坦桑尼亚交界,坦桑没有那么严格,反而滋生了暗地里操作,割礼成为了生意。

肯尼亚的生育率很高,没有节育,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有8-9个孩子。自身贫穷,无力抚养孩子,女孩就作为财产交换的工具。女孩普遍没有受过教育,对自身对割礼完全没有说no的意识与权力。她们接受割礼,成为新娘,然后生育小孩继续接受割礼。就像一个无止境的循环圈。

基金会负责人说,她们的工作是慢慢改变家长,向孩子传递教育的重要性。这是注定及其缓慢的过程,但是她们会继续做下去。我们有问及救助中心女孩们在学校的境遇,她们是被另眼相看的人,别其它的女童认定为不纯洁的女人。

且不论相对封闭的环境,是否有利女童的成长。女童生出矛盾的中心,她与其它女童,她回归家庭之后,以及她与社会的种种,都需要她们是勇敢者。

割礼,它无疑让我们想到了中国的裹小脚。裹小脚让女性无法奔跑,满足病态的审美与独占贞操的欲望,割礼也是同样残害女性身体,来保证婚前未被开垦,婚后保持忠贞。裹小脚”—这个曾共识的,病态的传统,是如何消失的呢?从资料上看,1912年孙中山发布劝禁缠足,到1929年国民政府发布放足布告督查落实,而各地的风俗完全消失则又过了一二十年。裹小脚的废除,恰好是在民国时期:在政治、革命、文化的巨大变革中,被历史裹挟而冲刷干净了。如果没有变革呢?

Waris Dirie的自传《沙漠之花》最后,全世界有一亿三千万女孩和妇女遭此厄运,每年至少有二百万女孩可能成为下一批受害者,即每天六千人。而基金会的救助中心只有不到30个女生。这样的暴行仍然没有停止。

      余耀老师曾说,与其说传统文化,不如说文化传统,只有文化的东西才能传承,而成为传统。从内罗毕驶往马塞马拉的途中,路过一片麦田,金色麦田里参差长了金合欢树,如此的美,引得我们驻足观看。相比我们国内稻田地,几乎连杂草也剔除干净,哪里还会有树呢!我们问及为何留着合欢树?司机说:合欢树不会影响到麦田,为什么要砍掉呢?砍掉就不美了。

 

(三)改变世界的力量

 

这几年社会企业非常热,用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有一本书被奉为经典,美国人戴维·伯恩斯坦所著的《如何改变世界》。商业企业家以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社会企业家对社会变革就意味着什么。戴维·伯恩斯坦写道:他们是那些为理想驱动、有创造力的个体,他们质疑现状、开拓新机遇、拒绝放弃,最后要重建一个更好的世界。

《如何改变世界》讲述的就是这些卓越个体——有些来自美国,其他来自从巴西、南非、印度等许多国家——引人入胜的故事。书中讲述了美国的前环保署的助理署长彼尔·德雷顿,他创建了一个自愿者基地阿育王www.Ashoka.org——资助和支持了社会企业家,以及千余个像他们那样的人,将它们的思想威力撒播到了世界各地。现在这个组织在全球46个国家运作,援助了1400名社会企业家,对他们直接资助了将近4000万美元。"

银杏基金会与阿育王一样,也是通过寻找-筛选-资助具有潜力的社会企业家,通过孵化人来实现改良社会的远景。在Ashoka East Africa; 我们与几位领导人交流,我们发现,无论他们的项目如何简单,但是他们每个人都在解决或者试图解决社会问题。

他们发现监狱的复进率比较高,一方面是出狱后外界对他们的烙印,一方面是没有就业技能,于是他们在7个监狱里,开展4个月的社会企业家商业培训。跟踪过程,受过培训60%不会重复进监狱。

他们发现孤儿院缺少导师辅导,于是组织定向辅导。如何可持续经济解决问题呢?于是他们上商业人参与辅导,让孤儿院有商业意识,创建公司,而产品的销售全是接纳孤儿院孩子来实习。

他们在贫民窟做艺术与创造力的培训。通过与设计师,服装设计等合作,销售艺术收入再来资助其它项目。

我们发现,他们讲述的方式,基本流程:问题行动如何可持续。说明他们有自己清楚的分析,知道是为了解决问题优先,而不是我们能做什么优先。当然,在最初并不能清楚最终的目标,但是可以根据实际反馈与体悟来调整目标。

比如有个女生发起的1先令活动,源自是她在高中时,想要奖励考上大学的学生(肯尼亚一般八年级毕业,很少有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大家很贫困,但是1先令人们想对容易给。(1000先令约合60人民币),第一次募到了7000先令,用于买书等资助。慢慢她发现非洲人没有节省、储蓄的概念,通过1先令的活动,做理财的课程影响年轻人节省、投资的概念。1先令的活动,从最初的简单直接的捐赠,转变到理财改变人的习惯与途径。

在肯尼亚,太多太多基础设施的匮乏,太多习惯性的思维与生活方式,如何去改变呢?肯尼亚极度缺乏电力,如何解决做饭的能源消耗呢?90%的人使用木炭。村里的人砍树做饭,树木本来不多,环境不可以持续,更为重要的是木炭的燃烧,会引起呼吸道的感染。Greenchar的创始人的母亲身受呼吸道疾病的困扰,他在18岁的时候利用美国麻省理工公开的技术创造了可替代的绿色燃料——利用甘蔗厂的无用甘蔗渣加工成燃料。

green char 有两种产品,颗粒状面向家庭,树桩型面向工业使用。主要用户是乡镇的村名以及贫民窟,为了让他们能用的上绿色的燃料,产品的价格控制在比木炭便宜。一袋颗粒greenchar售价20先令,毛利润4先令,利润很薄,整个机构目前以来海外资助与政府支持。人群没有太多的购买能力,消费习惯没有改变,也没有意识到环境问题。

我们设想一下,从甘蔗厂获取甘蔗渣,到工厂制作出绿色燃料,然后销售,改变习惯。这并不是容易的事,中间必然有大量的考验。118岁的青年人,不希望他的同胞再经受他母亲的痛苦而做的努力,真心让我们佩服。当我们一起讨论到困难与挑战的时候,他不断说,不愿意提高价格,是生产让穷人用的起的绿色燃料。不忘初心,这个词语已经被我们用烂了,而他始终把它记在心间。网上关于《如何改变世界》有段书评:

"如果我从这本书中有一种领悟的话,那就是,那些解决问题的人,必须确立一个信念,即他们能够解决问题。这种信念并非突然出现的。个人身上能够造成重要变化的能力,是由具体而微的那些小规模的努力逐渐积累而成的。但是这个过程需要一个开始——一个故事、一个例子,需要初尝成功的滋味——某种东西,来帮助一个人形成这种信念:要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是可能的。那些据此信念行动的人,又将它传播给其他人。他们具有奇妙的感染力。必须将他们的故事说出来。"

肯尼亚的社会企业远比我们所想的走在前面,greenchar 之外,Amani  institute 旨在提供高质量的,跨学科的教育,未来社会企业领袖人物提供支持网络。 Amani由斯瓦西里语重的和平一词演化而来)

创始人之一是印度人Roshan Paul,有10ashoka工作经历。他发现年轻人希望有影响力,改变世界,而另一方面机构苦于缺乏开放公民心态的人。他使用了律师与医生教育体系模式:我培训你的,就是将来要做的,提供社会企业家的培训,针对领导力、创造力、社会企业家精神方面提供多种形式的课程。

他分享到,许多人最初参加课程目的是领导力、创造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从后期的追踪来看,学员最大的收获,是在学习中,对问题的理解与初衷,发现了自己的过程。这也是我们很多公益机构领导人遇到的问题,在创业的最初,热情、成长让许多问题都自动避让,而机构发展到一定程度,问题再次显现。社会创新是很难的,就像sinapis分享说,社会创新是非有顺序的过程,自己会混乱,也许会回去。他建议,第一:体悟,真的理解问题是什么? 第二,实验,常是思考多于实践,多做MVP小项目测试。

如果说这些年轻人,他们用青春、知识、热情正试图改变着世界,那么我们参观完M-Kopa,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着:他们真的改变了肯尼亚人民的生活。

非洲的现状是电力的匮乏,表现在城市用电非常贵,乡村几乎没有电,处于木炭做饭,煤油灯照明的时代。在国家没有能力,投入电力基础设备的情况下,如何解决电力问题?能用其它的资源代替?M-Kopa的答案是:太阳能。基本设置:两块太阳能板,维持2-3盏电灯 照明,1个收音机,一个电筒与充电插座,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一套基础设备钱,如何支付?贫穷就是每天的钱仅够温暖,无法从牙缝里挤出钱,没有多余的钱存储,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让民众用的起呢,M-Kopa首席运营官介绍说,公司存在的基础,是移动支付,即便是最普通的手机,民众通过短信等来实现支付的功能。M-Kopa是全球组大随收随付(pay-as-you-go)线下客户。

从这个意义上说,M-Kopa实际上是两个公司,一个是太阳能公司,一个是金融公司。M-KopaM=移动,Kopa=借出;如果你想购买一套基础太阳能设备,只需要支付首付,然后每天支付0.45美元的钱,就可以获得一天所需电量,连续支付2 ?年,客户即可拥有完全支付使用太阳能系统。

是否有替代性?假如不用M-Kopa太阳能,照明使用煤油灯,那么,每天花费在购买煤油的费用,高于支付M-Kopa每日还贷的费用。如果2年的还贷信誉不错,可以更新其它套餐,比如加配电视机、以及电冰箱等多种组合(不过由于电力问题,电器都需要特定生产)

M-Kopa的使命是制造出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低价高质的能源之前从中国采购太阳能板等基础设备,组合成一个满足电力需求等基础产品。通过分期付款金融等方式,让民众可以消费得起。一个基本产品,只要不断的规模化,就会有持续的利润,提供可持续性发展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M-Kopa提供了多元的组合,比如电视与冰箱等升级版,让公司在保有原先客户的基础上,又有了多元的拓展。而在肯尼亚的总部,除了研发中心,管理部分,还有提供服务话务中心:每个咨询的电话都会得到回应与帮助。各个地区的方言不同,M-Kopa的接线员有来自各个地方,他们解决着与他们相关的乡亲的问题。

我们在M-Kopa展示区看到了这个亭子,类似我们农村里的小卖部作为M-Kopa的代理商。在M-Kopa我们看到了西方式的公司运营与文化(首席运营官结束我们会面后,与员工们一起在休息区吃中饭,休息区内运用的员工,能看得出他们非常的开心),我们另一个直观的感受是:高拿低放。无论产品背后的技术与用意,他们从用户出发,他们可以接受的方式。比如通过无数的村里小卖部代理,扩展到更多的家庭。比如他们的接线中心,不仅仅是接受电话,他们担心用户的话费而会定期电话回访,通过电话交流解决他们使用中的问题。

当我们问询M-Kopa首席运营官,M-Kopa是一家公司,还是社会企业?他说:M-Kopa使命是制造出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低价高质的能源。M-Kopa201210月成立以来,已经将太阳能产品送至超过200万的家庭,现在的客户每天以500户新增量。因为有了电,才有了后续的各种可能性:阅读、教育、工作......所以,M-Kopa完全是一家成功的社会企业,它真实又如此巨大的改善了肯尼亚人民的生活。

我在马塞马拉路边的小卖部买可乐时,在货架上看见了GreenCharM-Kopa的产品。

 

(四)教育是另一种可能性

在肯尼亚,我们真切看到了贫穷,看到了一个国家的无奈,而密集的贫民窟就像是一个缩影。马赛雷贫民窟是内罗毕第二大贫民窟,3平方公里住着60万人。贫民窟的大多数人没有工作,或者靠着打零工维持生存。自建的铁皮房子与石棉瓦房鳞次栉比,每一个狭小的空间挤满了一个个家庭。70%的居民是艾滋病的携带者,除了贫困与治安,贫民窟的教育问题非常严重。

马赛雷分为3个区,仅一个区就有2万的适龄儿童,可是整个马赛雷只有3所公里学习,每所学校最多可容纳1000人。大量的孩子面临无学可上的境地,政府无力也无暇顾及,私立学校就在简陋的空间里生存。我们参访贫民窟内的几所学校,铁皮与木头围拢的屋子,摇摇欲坠的楼梯,简陋到回到20年前的黑板与课桌。有些在中国公益机构造梦计划的支持下,已经改善后的校舍在我们看来依然无法相信,如此简陋拥挤的空间要负荷300多个孩子的上学。

在肯尼亚,我们所见的是:政府没有能力建设足够多的学校,学校没有基本的硬件设施,每个孩子并不能拥有上学的权利。当中国开始讨论:如何上好学的阶段,肯尼亚还处于如何能上学的阶段。孩子们愿意去学校,更多的理由是学校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躲避性侵、暴力等),学校能够提供更好的午餐。

据调研数据,肯尼亚公立学校的学费可高达每月12美元。即便上得起学,公立学校普遍质量低下:公立学校教师的缺勤率高达47%,每天的平均授课时间只有2小时19分钟。65%的教师都不合格——他们甚至连自己所教科目的考试都通不过。教师缺勤和教学质量的低下导致很多已经从小学毕业的孩子连二年级的读写水平也达不到。

没有基础设施,没有让学校运转起来的师资,怎么样能解决这个问题?2015年,获得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教育项目奖桥梁国际学院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桥梁国际学院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给出的答案是:规模化。类似麦当劳或星巴克方式。

。利用房地产部门,低价有效地建造学校基础设施。

。利用技术和数据,保证每一所学院都能提供同等优质的教育。

。教案由总部调制好后统一配送,将世界级教育带入最贫困的社区;

。学费是每月6美元,低于当地70%的私立学校;优秀的学子还可以获得奖学金。

截止现在,桥梁国际有472所学校,大部分聚集在肯尼亚43个省份的400多所学校,在肯尼亚150万上学人口(小学阶段),桥梁国际上学的大约有8万人数,学前教育110万人口,金桥2万多人。

在我们看来,桥梁学校首先是一个房地产公司,他们用低廉、当地村民共建的方式建设学校的基础建设。(目前桥梁开始以合作的形式而非自建的形式开展新的尝试)其次他们是一个科技管理公司,这与他们的创始人是it 工程师有很大的关系,每所学校配有一个学校经历,从学费收取、工资发放、课程包下放、学校教学情况统计、内至向总部申领粉笔等,可以通过智能手机app实现,行为都有数据系统在背后记录与支撑。通过科技把学校通过科技把学校经理从繁复的行政工作解脱出来,将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比如课堂的教学,家长的沟通等等。最后他们是一个课程研发公司,这是桥梁国际核心的部分。类似是工厂的标准化配置:课研中心设计教案库当地教师执行教学。

教案由负责教学设计的专家教师Master Teacher)编写。教案由总部调制,然后配送到为每一个老师配备的平板电脑上。每个学期,专家教师都会结合最先进的教学法设计出5000份教案和多种教材、练习册、学习工具、试题等,而负责实地教学的学院教师Academy Teacher)根据这些内容授课,确保每一个孩子都积极参与课堂互动。

课研中心不是物理上的某个办公区域,而更像是网络的概念,专家教师团队之前主要来自美国,随着发展,渐渐有了调整,比如英语由于肯尼亚曾是英国殖民地,英语的专家团队向英国偏离,数学方面有了印度团队的加入,总之课研中心是保持在最合适提供最优质教育的目标上。

那么,如果都是照本宣科,对于本地的老师如何成长呢?桥梁学校主管介绍:桥梁国际有5025个全职教师,1993个替补教师,拥有比较稳定的教师团队,持续参加21次培训的教师有235人,同时也提供一年不少于30个小时培训机会。

桥梁国际认为只有迅速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才有可能把每个学生的学费降到每月仅6美元(公立学校是每月12元),而让88%的家庭都有能力把家里所有的孩子都送进校园。

桥梁国际的模式,让我们想起震撼的m-kopa。政府无力架构电网,m-kopa提供的太阳能设备带来电源,已经改变了200万真实的生活。桥梁学院的智能化规模化与mkopa都是基于移动手机支付,类似国内的支付宝,但是不需要网络短信就可以交付。课研中心的费用趋于稳定(此前支出来自风投),规模化会让成本降低(支付m-kopa的费用与煤油灯开销相近),优质而低价的教育模式会让更多的人接受教育。

M-Kopa使命是制造出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低价高质的能源,桥梁国际是专注于教育创新的一家公司,创造可以负担得起,世界级别的教育。

在西方,教育一词源于拉丁文educate,前缀e”的意思,意为引出导出,意思就是通过一定的手段,把某种本来潜在于身体和心灵内部的东西引发出来。

在百度百科上,教育这条的解释是:教化培育,以现有的经验、学识推敲于人,为其解释各种现象、问题或行为,其根本是以人的一种相对成熟或理性的思维来认知对待,让事物得以接近其最根本的存在,人在其中,慢慢的对一种事物由感官触摸而到以认知理解的状态,并形成一种相对完善或理性的自我意识思维...

简言之,通过学习,拥有相对理性的认知模式,形成自己的思维方式。当我想到贫民窟的女子会因为一颗糖而被性侵早孕,想到马赛的女子成为十头牛羊的替代品,想到当所有人都认为割礼是纯洁的乡镇,人,作为个体,无法为自己做出选择,或许教育是天地之间可能突破固有模式的一个裂口。 

 

结束语

我们对非洲近乎无知,肯尼亚是赤道穿越的城市,想当然以为炎热,人人都带了防晒霜,全程完全没有用上。为何?7月南半球的肯尼亚是冬季,有时我们穿着羽绒服。更确切的说,肯尼亚没有四季,只有干湿两季。

肯尼亚大部分地区是热带草原气候:雨季降水充沛,旱季干燥炎热,意味着一两个月内就把一年的降水量完成。降水猛烈与集中,水分来不及被土壤与植物吸收就白白流走,同时引起土壤的侵蚀与退化。因此我们在肯尼亚虽然看见大片的草原与平地,但种植的痕迹非常少见,马赛人依然从事着畜牧业,从车窗掠过的土地上稀落长着几株向日葵。

我总是想起马塞马拉大草原,那里我们惊艳地看到多如牛毛野生动物。每一年成群的角马们冒着生命的危险迁徙到马塞马拉,等待他们的是丰盛的草原与窥视他们的食肉动物们,狮子、猎豹、鳄鱼因为有了角马们而得以生存下去,也经由食肉动物恰好也控制了角马的繁殖。大片的土地经由无数的蹄子踩过,第二年草原会生长的更加茂盛。

有一回苍茫的大地上,只看到一小撮灌木丛,我疑惑着司机的行为,忽然看到十米之外一只猎豹悠然地躺喜爱灌木丛下。大草原没有参照物,没有高科技的手段,司机们是如何通过定位精准找到狮子猎豹呢?几乎无一例外,司机开玩笑的着说:嗅到,我们能从空气中嗅到他们的味道肯尼亚的通信网络叫:safaricom ,苹果手机搜索引擎取名:safari, 取意就是精准定位。

肯尼亚是如此复杂,而又有魅力。为什么非洲有如此丰富的自然坏境,却陷于贫困?为何国际多年的援助,反而越救越贫困呢?回来之后,即便阅读了许多资料,依然心中没有答案,有的是对贫穷与活力有了自己最真切的感受。不仅是有生之年的再度拜访,也希望能与肯尼亚有更多的链接。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