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和基金会

透明才有公信力

 
 
 
 
 

日志

 
 
关于我

【心和公益基金会】 简称心和基金会,于2008年9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青少年和儿童享有优质的阅读和学习机会,促进中国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

网易考拉推荐

兰茜2015乡村夏令营访点报告 [益微]  

2016-03-22 16:26:44|  分类: 大学生行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2015.8

 

2015720-23日,我走访了果糖工作室队的项目点,湖北恩施九根树村。 这是我第一次实地走访EV的项目点,虽然只走访了一个,也收获了许多思考,并且,这个项目点比起其他项目点更特殊,所以观察到的一些现象可能比较具有探讨性。

 

n  事实客观情况

 

一.基本情况 

时间:今年的九根树夏令营从712日到31日止,历时19天。 

招生:共招募80名小学生,而且规定只收80名,多了不收。要求每个家长必须早晚接送,不接送的不收。准备了清晰的家长签到表、学生签到表,每个家长送孩子来的时候,有专门的志愿者组织签字按指纹,接孩子走的时候也需要签字按指纹。

【走访报告】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 益微青年 - 益微青年

 

分班:学生按照年龄被分为三个班:A班,一二年级的孩子;B班,三四年级的孩子;C班,五六年级的孩子。 

上课:每堂课,一名志愿者主讲,一名志愿者助讲,主要负责维持纪律。 

学校条件:九根树小学有一栋三层的教学楼,一栋四层的崭新的宿舍楼,两个操场,一个食堂,若干平房。教室配备有多媒体设施,都是电教室,志愿者可用PPT进行教学。学校各处基本都安装有摄像头,教学楼二楼的一个房间有监视屏,可以看到学校每个地方的情况,都是政府配备的,教师并不会用。另外,教学区有WiFi。学校一间空平房分给志愿者做厨房和餐厅,校长贡献了锅碗瓢盆等基本生活设备。宿舍楼里有铁架床,志愿者都可以睡在床上。宿舍楼里有厕所,洗澡是烧水带桶到空地洗。

【走访报告】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 益微青年 - 益微青年

 

 

二.组织

严格意义上,果糖并非大学生社团,而是由湖北美术学院08级学生张超发起的松散的民间团体。张超2012年大学毕业后,到恩施九根树村做大学生村官,担任当地的村妇女主任,但不甘于平庸生活的她,于2013年起组织大学生到自己的村开展乡村艺术夏令营,到2015年已经是他们“九根树夏令营”第三年。 

从去年开始,张超就与复旦大学的学生社团合作(去年是知和社,今年是远征社),将湖北美院和复旦大学的学生组织成一支团队开展夏令营,湖北美院的志愿者负责艺术类课程,复旦大学的志愿者负责偏文化认知类的课程,让双方各发挥其长。今年春天,张超将这件事实体化,成立果糖工作室,聚拢一群想要一起做这件事的青年,遂以果糖的名义申请EV的资金,以及开展夏令营的项目。这也是该项目点特殊于其他之处。 

此次夏令营,他们一共有18人全程以及半程参与,但因为心平申请的规定,他们只报了10个人。名单上显示张超是队长,实际上,湖北美院和复旦各自有一个队长,负责自己团队的招募和具体管理,张超的角色更像一个牵头人、发起人,在总体上进行组织协调,自己不带课。 

除了带课的湖北美院和复旦大学的志愿者,另外有三名其他学校的志愿者在夏令营中发挥其他作用。其中一名女生陈千菊是恩施九根树村本地人,在武汉科技大学念大二,与张超已认识多年,连续两年在夏令营中负责后勤,不上课。一名女生张娅楠是人民大学大三学生,因小鹰计划与张超相识,在夏令营中途来到恩施,做一些辅助工作,主要为参与果糖与当地团委发起的一个分享会而来。一名女生向光琼是武汉科技大学毕业生,已经工作,在果糖工作室负责财务,九根树夏令营的财务都由她负责。 

 

三.课程

九跟树夏令营的课程以艺术为主,还有一些天文、地理、物理类的课程。虽然我使用了这样的学科类名词来归类,听上去好像超出了小学年龄段孩子的能力,但实际上,这些门类都是以简易科普的形式呈现,就像我们小时候也会看《十万个为什么》一样。所有课程都是以贴近孩子接受程度来设计的,并且在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对于为什么艺术夏令营要有这类课程,张超解释:“因为艺术教育并不是教你绘画音乐,艺术教育是给予你一种看世界的方式,天文、地理这些都是看世界的方式,让孩子们学会看星空里的星座,这也是艺术教育。”

 

【走访报告】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 益微青年 - 益微青年 

(低年级孩子在上基础美术课)

从观察到的来看,九跟树夏令营跟EV的理念完全契合。他们发现乡村的孩子缺乏接触艺术的资源和机会,在暑假无所事事,因此将这样一个主题明确的夏令营落地在了这个乡村。张超说,“我们不是支教,我们就是搞夏令营。” 所以,九跟树夏令营的课程有扎染、有版画、有黏土动画制作、有盘子画、有音乐、有天文和地理……都是所谓的“课外”门类。

 

【走访报告】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 益微青年 - 益微青年 

(孩子们在上扎染课)

 

志愿者上课的方式比较多样,有用游戏的方式教地理课的,有用故事圈讲故事的,用简易实验教物理常识的。 

每天的课程不多,上午两节是湖北美院的艺术课,下午两节是复旦大学的文化课,最后一节是课业辅导。课业辅导是为了满足家长的需求而设置的,因为大多数家长还是将夏令营理解成补习班,希望孩子在夏令营里完成暑期作业。在他们的头脑中,没有“夏令营”的概念。 

孩子们对课程的反应和参与基本都很积极,课程进行很顺利,但有时候会出现“积极过火”的情况,志愿者难以把控局面,只能以强制力来维持纪律。 

 

n  分析反思

 

一.志愿者干预到什么程度? 

在五一集训营的时候,我之所以被果糖深深吸引,就是因为他们艺术教育的理念鹤立鸡群,做出来的产品好看,本身就吸引眼球,特色不彰自显。我个人非常喜欢艺术教育,所以对他们更加关注。“小朋友问动画片怎么做的,我们就带着小朋友自己做了一部动画片。”仅仅这句话就足够打动人去看看。 

到了现场,发现他们的确一如想象。并且,每一个志愿者都无比认真,加班加点的备课、准备材料。为了和小朋友顺利地拍黏土动画,湖北美院的吴翔宇花好几个晚上来准备拍摄所需要的材料,一点点地裁纸、粘纸、做模型。他们很有意识地逐步推进,先带着小朋友讲故事,然后让小朋友观察模具,再上手制作。虽然我走的时候还没有看到成品,但观察到的过程让我看到了这件事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这是专业志愿者的优势,他们可以带来一些其他类型志愿者无法创造出的活动,让夏令营别开生面,更像一个“正儿八经”的主题夏令营,而不是“支教”。但我在访谈中发现,专业的志愿者也有一定的弊病。湖北美院的队长林玉峰说,美术是需要孩子静下心来花很长时间去学习的,不能学一会中断去干别的,你再回来,对你正在画的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无法与之前的感官连续,因为他自己从小学画就是这样被教育的。这样的观念在同样学美术的张超那里得到了认可。他们的美术类课,一节课有一个半小时,就小学生以往的上课经验来说,的确是偏长。 

就我对EV提倡的乡村夏令营的理解,是陪伴孩子度过一个快乐的暑假,每一个活动都是以创造兴趣、激发潜能为主,而不是进行专业指导,给孩子专业训练。但专业出身的大学生志愿者是几乎没办法做到一个单纯的“陪伴”的,他们有较强的干预意识,会下意识地像自己的老师要求自己一样去要求孩子。譬如一名复旦大学的博士生志愿者,自小家教严格,音乐造诣很高。有其他志愿者观察到,虽然她的确有才华,但她其实多少有点不适合乡村夏令营的节奏,因为在她的意识里就要求高效、效率,而孩子,尤其是乡村的孩子是需要等待和耐心的,严格要求他们相当困难。 

于是这引发我一个思考:在乡村夏令营中,志愿者对孩子的干预到什么程度?如果进行专业的指导,那会不会使部分孩子不适应?毕竟孩子们没有选择,他们不是因为兴趣而报了这个班,而是只有这个夏令营可选,这个夏令营上什么,他们只能学什么。如果不进行专业指导,那志愿者的专业资源是否被浪费?只点到为止带孩子玩的话,会不会极大地降低夏令营本身可能带来的影响? 

我目前想到的一个折中方案是,上午上每个人都上的大课,在下午某个时间段就拆散,由专业的志愿者组成不同的兴趣班,孩子们自主报名去参加兴趣班。 

或许还可以有更好的方案和想法,我先把我的想法抛出来。

 

二.志愿者需要懂得乡村

九根树夏令营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张超的村官身份和经验。这带来的好处是多重的。 

第一,她几乎认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每一户人家也都认识她、信任她。因此,对于她组织的夏令营,家长和孩子认可度都较高。有些学生和家长可能并不知道夏令营本身要做什么,但“因为是超哥搞的”,他们就愿意送孩子去。这大大避免了招生的困难。 

第二,因为她熟悉一些孩子,所以在听到家访过程中或活动过程中志愿者的某些困惑时,她能到位又及时地给与解答。这在其他团队几乎不可能。

第三,张超村官的工作经验让她具有了很高的风险意识和处事能力。家长接送、签字画押这些事,是避免风险的有效措施,但对于没有社会经验大学生,恐怕很难想到。我观察到的一个细节也是我比较叹服的。一个志愿者找超哥说,一个孩子生病了,需不需要给孩子医药包。超哥立刻说,马上联系孩子家长,让孩子家长决定。清楚与村民相处中的利害关系,很好地降低了夏令营带来的风险。 

第四,她懂得乡村。志愿者大多从城里来,用城市的逻辑看乡村自然有大量不适应、不理解甚至看不惯。但她带着志愿者一点点适应了乡村,理解了乡村。从团队最初的抵触、紧张、摩擦到后来的顺利和融洽,她起着关键作用。 

在这次之前,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到过乡下了,从大北京来,只呆了两天就有诸多不适应,更何况要呆两个星期以上的大学生。仅仅两天,我就意识到,完全不能以城市思维来思考乡村,这根本就是两套不同的逻辑体系,乡村很多事物和现象之所以存在,自有它的内在规律存在。如果外来者不理解这套规律,摩擦、冲突、以及其他负面情绪是不可避免的,最糟糕的是,这种“不理解”极有可能会给乡村带来破坏。每个队都有一个“超哥”自然不可能,但夏令营的设计,从课程到项目管理,融入对乡村的理解和认识是可以做到的。

 

三.定点、长期、连续的干预大有裨益

如上文所说,今年是九根树夏令营开展的第三年,而且三年都在同一个学校。校长是逐年从不理解、不认可到认可到大力支持的,项目连续干预引发的变化清晰可见。 

去年参与的志愿者今年又参与了,吸取去年的教训后,今年正好有改进机会。去年参与的孩子今年又来了,看到去年就认识的大哥哥大姐姐又来了,非常高兴,自然就亲切,很容易就熟络。去年只是听说的家长,今年有机会把孩子送过来了。 

在家访的时候,志愿者会问家长,“夏令营开三年了,您家孩子有什么变化吗?”家长们笑着并不能说出什么(原因是多重的,并不一定是夏令营没影响,也可能是家长没关注),但至少都会说,“每年一听说超哥又办夏令营了,孩子高兴得很”。 

因此,既然要大力推广“乡村夏令营”,取得当地孩子、家长和学校认可是首要的。如果仅举办一年就再也不去,可能认可度还没有建立就消失了,影响力不仅是浅度甚至是负面的。这就是很多人诟病的“大学生支教不负责任,来一会就走,答应孩子还来看他们,看个屁,根本再也不来了。”因此EV的深度影响应该不局限于大学生社团本身,还应该延伸到乡村社区,这是带来真正改变的着力点。

 

四.应根据志愿者需求调整培训

访谈中,志愿者反应,在V立营和五一培训中学到的许多内容他们都使用上了,而且很有成效,譬如故事圈、同理心、班规、团建、分工等。但有些他们需求的内容,EV目前的培训尚不足以满足,譬如儿童心理、上课的技巧和方法以及台风(如何更像一个老师?)。

【走访报告】兰茜2015夏访点报告 - 益微青年 - 益微青年 

(志愿者在给孩子带故事圈)

 

在我观察到的现象中,志愿者对于课堂纪律确实比较缺乏经验,方法较为简单粗暴,管纪律成为志愿者很头痛的问题。这方面的指导,EV的培训里可以增加。 

访谈发现,果糖团队看中的并不是EV的资金,而是培训。对于湖北美院这样相对闭塞的学校,他们特别需要EV的培训。但他们遇到的问题就是,没那么多钱来支持志愿者参与需要花钱的V立营。这样的问题如何解决,我暂时还没有想法。可能未来可以在EV LIFE上靠积分来赢得? 

此外,复旦大学的志愿者对V立营的需求就低得多。因为他们的资源太多,在学校里就有各种各样的讲座和培训,他们见多识广,对于V立营这样比较基础性的培训,他们实际上收益并不多。这也引发了我一个思考,EV的培训是针对二三本资源比较缺的院校就足够,还是说,研发不同级别的内容,以满足不同级别的大学生的需要? 

 

n  想法与建议

上一个部分已经基本提出一些想法,这一部分进行一个延伸和总结。

 

一. 九根树夏令营应当作为优质夏令营典范推广

果糖团队跟EV夏令营理念一致,项目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仅此两点便值得将其作为典范。 

果糖现在的确有推广复制的想法,准备做一套艺术夏令营手册,现在也正在进行制度和规范的搭建。制作黏土动画的志愿者也准备将自己的课整理出视频教程,可提供给其他相关专业的志愿者使用。 

志愿者自身有动力、意愿和能力,EV不能流失此类高质量团队。接下来,EV应加强对果糖团队的支持,包括资金、技术和资源各方面,辅助他们整理手册和教案,将其培养成EV支持下的优秀团队进行推广。在“EV粉丝”的支持体系里,除了个体志愿者,团队必不可少。

 

二.打造乡村夏令营生态,区别开支教

在超哥的理念中,乡村夏令营就是纯粹的夏令营,不是一帮城市大学生来乡村支教,来体验乡村的艰苦生活。这样的理念意味着,大学生主要是来上课的,带活动的,把活动带好就是职责,后勤问题团队需要解决,不能让大学生有太多后顾之忧。就像给城市孩子组织的夏令营一样,活动老师就活动老师,后勤就是后勤,财务就是财务,职责是分开的,不是兼任几项工作的。专业的夏令营其实就是这个样子。 

这给我很大启发。所以我提出,EV创造的是一个新的生态,即为乡村孩子提供夏令营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大学生志愿者是服务提供者,乡村学校是合作方,乡村孩子是客户,EV是支持方,服务内容是夏令营。它不是大学生去乡村帮助孩子的支教。目前这个生态已经初见雏形,但是我们尚未将它作为一种生态去打造,如果将它作为一种生态,我们很多思考方式需要改变,对行业影响力的关注需要大大提升。因为我们在创造一个行业。

 

三.EV的培训里需加入理解乡村和教学方法的内容

 

四.精简资助团队,对种子团队进行深度干预和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